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鄂豫皖苏区共青团组织述略
 
高潮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鄂豫皖苏区的共青团组织,在党的领导下,率领广大团员青年为保卫红色政权,夺取革命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本文根据所掌握的文献档案及老同志的回忆材料,试就鄂豫皖苏区共青团组织的建立、发展及历史作用,作一粗略的介绍。
  一、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的组织沿革
  鄂豫皖根据地位于河南、湖北、安徽三省交界的大别山区。这里的人民具有革命的传统。早在大革命时期,不少地方就已建立了党团组织,党所领导的群众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共青团的活动也十分活跃。在土地革命时期,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在斗争中得到更大发展。其组织沿革大致可分三个时期。
  根据地创立时期(一九二七年八月至一九三一年春),各地团组织从分散到统一。
  党的“八·七”会议后,鄂豫皖边区党和人民先后胜利地举行了黄麻、商南、六霍起义,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师,到一九三○年夏初步形成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随着革命武装斗争的蓬勃兴起,各地的共青团组织经过整顿改组,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一九二九年五月商南起义胜利后,丁家埠、汤家江、吴家店、白河沙到数等处新建了团的五个区级委员会。①商城县的共青团员发展百人。②年底,少共鄂豫边代表大会在黄谷畈举行,成立了鄂豫边少共特委,书记张心炳,组织部长秦连如,宣传部长潘霞玲,委员潘思药、来选刚。③到一九三○年夏初,先后改组或新建的地方团组织,在豫东南地区,有豫东南特委、潢川、商城、固始县委;在鄂东北地区,有黄陂县委、鄂东特委;在皖西地区,有霍丘、潜山、六安(中心)、霍山县委。与此同时,不少县还普遍建立了区一级团的组织,团员数量有了较大增长。但是,正当红军和苏区顺利向前发展的时候,党内第二次“左”倾错误路线开始在根据地推行。一九三○年九月,中共鄂豫皖特委召开会议,提出“打到武汉过中秋”的口号,根据长江局总行动委员会的指示,将根据地的党团工会合并组成“京汉特区行动委员会”。团组织被取消,团的工作一时陷于停顿。十一月二十八日,党中央特派员曾中生到达鄂豫皖苏区,主持特委工作,开始纠正“左”的错误,重新恢复了团的工作。次年二月,在党的特委扩大会上,成立了少共鄂豫皖特委,任命钱文华为少共特委书记。④到此,在整个根据地内有了统一的团的最高组织领导机构。之后,四月二十六日少共皖西北特委成立。它隶属于少共鄂豫皖特委,书记汪黎明,宣传部长秋枫,组织部长徐六圃,农运部长余业中,妇女部长余裕民;汪、秋、徐为常委。少共皖西北特委成立后,这个地区团组织有了较大发展。在苏区有六安、商城、霍山、霍丘四个县委会,包括非苏区在内,共有二十四个区委,一百六十五个支部,团员两千九百七十一人。⑤
  团鄂豫皖中央分局时期(一九三一年五月至一九三二年十月),团组织在曲折斗争中发展。
  党的六届四中全会以后,中央指出:“为着适应鄂豫皖运动的扩大,中央政治局特决定在这一区域成立中央分局,以直接领导这地域土地革命的开展……其职权代表中央而高于省委。”⑥一九三一年五月十二日,张国焘宣布撤消中共鄂豫皖特委,正式成立了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随后成立了共青团鄂豫皖中央分局,以之取代以前的共青团鄂豫皖特委。陈昌浩担任团中央分局书记,委员有钱文华、李昂茨等。⑦七月三日,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召开了第一次扩大会议。在这次会上正式选出了分局成员,书记陈昌浩、组织部长钱文华、特总青工部长崔光善、工人特苏工作负责人陈则风、儿童局书记肖为杰等五人为常委,执委周饶(皖西北特委书记)、来选刚(光山县委书记)。⑧此时全区团员一万多人。⑨团鄂豫皖中央分局下辖皖西北、商光边两个特委,陂安南、孝感两个中心县委和军区青年团委会,七个直属支部。其中团皖西北特委辖两个中委(商城、黄广),共十二个县。孝感中委辖孝感、应山两县。⑩
  团中央分局正式成立前后,在红军里,“各连及营部团部均建立起了团的组织,军、师、团均建立有青年团委员会,并建立有军区青年团委员会,来领导整个鄂豫皖苏区军事组织及红军中的工作。整个军事组织及红军中共有团员二(千)九(百)八(十)八人,红军四军占二(千)四(百)一(十)二人”。(11)
  这时期,各地团组织都有相当发展,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二十日,仅在皖西北地区就发展新团员七百八十一人。(12)到八月底,整个根据地团员共有一万五千四百二十七人。(13)九月中旬,陈昌浩调任红四军政治委员,陈则风继任少共中央分局书记。十月,陈则风调任红军十三师政治部主任,在团中央另派一姓李的同志接任之前,暂由钱文华主持团分局工作。(14)
  张国焘来后不久,就开始了所谓的大肃反,借以排斥异己,培植个人势力,杀害了大批党和军队的优秀干部。在团内从上到下也进行了大清洗。十一月间,团中央分局召开临时扩大会议,具体讨论了清团及肃反问题。在会上,分局负责人钱文华、冷清因有改组派嫌疑被撤职,重新组成了以李文安为书记共十四个成员的新的团鄂豫皖中央分局。分局成员全是新提的工农干部。在此前后,团的孝感中委书记、光山县委书记、皖西北特委书记、麻城县委书记、军区青年团委书记、四军青年团委书记及大批的地方和军队基层团的干部,都因所谓“改组派”、“第三党”、“AB团”的罪名,被撤消了职务,不少惨遭杀害。肃反期间,彻底整顿了皖西北的团组织,重建了鄂北(襄樊一带)团特委,改组了豫南信阳团特委。(15)经过肃反,团的干部严重减员,有的地方团组织陷于瘫痪。团鄂豫皖中央分局不得不一再向中央写报告,要求不断供给干部帮助工作。(16)原定十一月二十一日召开的全省团员代表大会也因人力不足而一再推迟。(17)
  一九三二年春,少共鄂豫皖临时省委成立。三月二日,召开了少共鄂豫皖苏区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建立了少共鄂豫皖省委,书记袁克福,宣传部长潘霞玲,组织部长余伯平,各县团县委书记为委员。(18)当时,中共鄂豫皖省委也已成立,“日常工作都由省委做,中央分局只开会不办公”。(19)在团内,团省委与团中央分局的关系亦与此相似,少共鄂豫皖省委实际上已成为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的最高组织机构。
  红军主力撤离后,根据地共青团组织进入非常时期。
  一九三二年秋,由于张国焘极力推行“左”倾冒险主义,未能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十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西征,根据地的斗争进入艰难时期。一九三三年上半年,在比较恶劣的斗争条件下,中共鄂豫皖省委仍很重视共青团的工作,团的各级组织基本上还是健全的。但到后来,随着斗争形势的恶化,根据地的缩小,各地团的组织有的根据需要合并,有的被迫取消或自行解体。到一九三四年夏初,“鄂豫皖苏区已没有团的省委,青年完全失去了团的单独领导。”(20)“在鄂东北道委中,只有一个少共道委委员,各县都没有少共县委,少共区委‘全盘’只有十人”。(21)在坚持大别山斗争的红二十八军及所属各部队中,团组织也基本上停止了活动。
  二、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的自身建设
  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在创建、发展过程中,根据先进青年群众组织的特点,加强自身建设,形成了不少好的传统。
  在组织建设方面,首先是保证团员质量。团组织的先进性、纯洁性、战斗性是靠其每一个成员来具体体现的。为此,根据地的团非常注重团员的政治素质,“在介绍同志入团时,一定要经过教育工作,使其自愿入团”。做到“大批吸收工人、雇农、贫农及好的中农入团”(22),并坚持在斗争中发现、培养、吸收坚强可靠的优秀青年积极分子加入组织,“尤其要紧的是在白区发展党及团的组织。赤区党及团在这一(秋收)运动中找出真正革命积极分子加入党及团,同时淘汰一切表现不积极的退却畏缩分子”(23)。在苏区每一次大的革命运动中,如一九三一年的春耕运动、夏季抗洪救灾运动、秋收秋耕运动、改造苏维埃运动等,都有大批的青年积极分子加入团组织,使团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一九三一年夏,在皖西北地区,团在帮助改造苏维埃运动中,仅两个月左右,就吸收了大批优秀青年入团,新建团组一百一十九个。(24)
  其二,注重团干培养。鄂豫皖根据地的团组织在斗争中认识到,提高团干素质,是保证团组织战斗力的关键。为此,团的各级组织,都注意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团员到团的领导岗位上来工作,“坚决提拔积极勇敢的同志来代替老大而无用的干部”(25)。为了使团干上任后能很快胜任工作,团组织运用在职见习锻炼、以老带新、上级帮助下级、举办短期培训班等形式,对新团干进行培养指导。据一九三一年九月份团皖西北特委的报告,他们那里“各县对培养干部的工作抓得很紧,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这个当中,新培养了县委一人,区委干部八人,支书干部二十九人,支干三十三人,小组长七个”。“现特委开办有一训练班,人数四十七人,准备培养成支书和区委”。并“开办了一次非苏区工作人员训练班(与党合办的),训练班出来的几个同志俱已到非苏区去工作。”(26)
  其三,公开团的组织。在苏区,团的组织完全公开,一方面,团以自己的先锋模范作用影响、带领青少年前进,另一方面,使自己的工作处在群众的监督之下。实践证明,这样做,密切了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有利于加强团的组织建设。在红军中,团组织“自公开活动后,团的影响的确扩大了,团在青年士兵中的信仰有了初步的建立”。“团在青年士兵中起到核心领导作用——在日常生活、学习、操练、作战都能成为群众的模范”。团组织通过切实有效的工作,树立了自己的威信,“青年群众自身要求和报名、加入团的很多,最近组织有了相当的发展”。(27)
  其四,改进支部工作。基层团支部是整个团的组织细胞,团的各项工作任务,都得经过支部去落实、去完成。因此,根据地的团组织认为,“改造支部必须成为改造团的主要起点”(28),采取各种措施来加强支部工作。如,“坚决吸收工农积极同志做支部领导工作”,“分局、特委、县委、区委都下决心培养固定的巡视员到下级区委支部去巡视,去切实与下层团员及群众谈话,了解下层情形实际指导”。(29)帮助基层支部开展活动,发挥战斗堡垒作用。
  在思想建设方面,根据地的团组织重视对团员青年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和团的基础知识教育。其主要措施,一是通过报刊宣传,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在苏区发展的鼎盛时期,党内办有《英特纳雄耐尔》、《群众》、《红旗》等报刊,团内也办有自己的刊物。团组织运用党团报刊对团员进行马列主义教育、革命形势教育、团的纪律教育。不少地方团的支部、小组普遍成立了读报小组,定时地、有组织地阅读党团报刊。在红军里,各连都组织有读报班,团支部还把读报活动与识字活动、演讲活动结合起来,既丰富活跃了团的组织生活,又使团员学到了文化知识,受到了思想教育。(30)
  二是制定训练大纲,进行团的基本知识教育。一九三二年春,团鄂豫皖省委参考党章、党纲和团章、团纲,结合团员的思想实际和现实斗争的需要,采取问题讨论的形式,就团的知识问题,编写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训练大纲》,作为团课教材,发给各支部,组织学习讨论。《大纲》共分十八课,包括《组织共产党》、《组织共产青年团》、《团的支部组织》、《团的组织阶级基础》、《党团关系》等,每课下面分若干问题,共八十一问,比较全面地介绍了团的基本知识,回答了团的性质、任务、特点及最终目的等问题,规定了团员应具备的条件,并向团员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三是积极开展团内的思想斗争。团组织要求每一个团员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勇于揭露和洗涮自身的种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并敢于“对组织的批评,这些批评完全是帮助改造团的工作的”,“坚决反对工作的消极或负责人或某个人的消极怠工、‘左’倾、右倾、关门主义、地方观念、保守观念等现象”。(31)任何人不得打击报复提意见的同志,“如有压制自我批评或正确批评而不接受者,得随时向上级报告”(32),给以处理。在团鄂豫皖中央分局成立前后的一个时期,由于正确地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团内的思想比较活跃。少数地方在工作中一度出现过的强迫命令、官僚作风等现象,经过积极的思想斗争,得到了克服和纠正。在皖西北地区,“全团严厉的反对团内先锋主义和第二党的倾向,许多团员了解了什么是先锋主义和第二党倾向,开始纠正党团的关系。打击了团的关门主义和在工作上害怕公开的心理,吸收了大批的工人、雇农、贫农入团,相当的改造了团的成份”。(33)
  共青团是党的助手,共青团的建设离不开党的领导。根据地的党十分重视团的工作。根据地形成初期,各地的共青团组织还不够健全,有的团组织还附设在党组织之内,团员的年龄限制没有统一的标准,党团互兼现象普遍存在,共青团还不能成为独立的组织系统,这种情况很不利于团的活动及团组织的发展。针对上述问题,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共鄂豫皖特委在边区第一次党代会上,专门作出了《关于C.Y.与青年运动决议案》。决议案指出:“今后的任务是党帮助团健全组织,使其在党的政治路线指导下与党的组织领导下,发动广大的劳苦青年,积极参加土地革命。……共青团在党的政治指导下工作,同时在组织上要有完全的独立性”。从而明确了根据地团组织的存在形式及根本任务。在解决团员年龄划分问题上,一九三一年八月,鄂豫皖中央分局作出了规定:十六岁到二十三岁是团员年龄,凡在此年龄内一律划归团;二十岁到二十三岁者若经过党内介绍可兼党;十六岁到二十三岁的团员若负党与军事的重要工作,可以兼党不必参加团的工作。规定推行后,改变了以前团员年龄过大过小、团干兼职过多的现象。为了紧密配合党的中心工作,切实当好党的忠实助手,一九三一年八月,经党中央分局同意,团中央分局对党团关系作出以下规定:“各级团部书记必须参加当地同级党的委员会为常委或执委,经常出席党的会议,同时,团开会时,必须请党参加;组织、宣传、妇委各级党团部都有以上的组织关系;一切团要求于党的问题经过以上组织关系解决;党调团的干部必须经过团的允许,向党提议,党务委员会上必须经常专门讨论团的问题”。(34)团主动争取和接受党对自己的领导,有力地推动了团的建设不断前进。
  根据地团的建设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一九三一年张国焘到达不久,即竭力推行宗派主义的组织路线和干部路线,给团带来恶劣的影响。团内也出现了过分强调思想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偏向,正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变成乱扣帽子乱打棍子,发展到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终于导致肃反在团内的严重扩大化。一度在团内造成了人人自危的反常局面,严重地破坏了团的民主作风,给团的组织建设带来巨大的损失。虽然张国焘是肃反扩大化的罪魁祸首,但其惨痛历史教训应该永远记取。
  三、鄂豫皖根据地共青团的历史作用
  土地革命时期,党团中央给苏区共青团规定了“巩固苏区,巩固红军,共产主义教育广大青年儿童”三大任务。(35)鄂豫皖根据地的各级团组织,率领广大团员青少年,紧紧围绕这三大任务开展活动,在根据地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一)参军参战,支援前线。
  苏区根据地是我党进行武装斗争的结果,没有武装斗争,就没有苏区的一切。因此,根据地的团一直把动员和组织青年参军参战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一九三一年六月,团鄂豫皖分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团组织“加强动员少先队员到红军中去,把红军剩余的枪枝都托起来”,争取“多一支枪到前线去”,“增加我们反包剿的一支枪的力量。”(36)八月,团中央分局又具体要求各地在“国际青年日(九月七日)之前,应动员四千雇农、贫农、工人、好的中农到红军中去”(37)。为了完成扩大红军的任务,各级团组织在苏区广大团员青年中进行充分的动员,“用宣传鼓动以及教育的方式,使群众自愿来参加红军”。(38)“并实行支部与支部的竞赛,区委与区委、县委与县委的竞赛”,(39)迅速掀起一个踊跃参加红军的热潮,到八月底前的三个月内,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五千二百九十五名青年参加正规红军,(40)其中皖西北地区在七月二十八日以后仅二十三天里,参军青年就达二千一百六十六人,内有团员二百零七人。(41)不仅在数量上超额完成了团中央分局下达的扩红任务,而且由于注重了在“政治上、成份上、身体的选择”,(42)还较好地保证了扩红战士的质量。
  根据地各级团组织在人力上广泛动员参军参战的同时,还在物质上组织广大团员青年全力支援红军,支援前线。团中央分局号召,“每个革命青年一月要替红军做一双草鞋子或布鞋子,每一月要帮红军一升或一碗的粮食,及经常替红军(家属)耕田,和做其它的许多事”。(43)各地团组织积极响应团中央分局这一号召,“由区支部去宣传鼓动少先队、童子团、妇女”踊跃赶制军鞋,捐献物品(44)。在一九三一年夏季的三个月内,就帮助红军粮食四百一十一点一担,大洋二百二十五点五元,钱一百一十一万二千一百八十文,鞋子四万零四百八十八双。“其它还有许多肉、渔、鸡子、面、饼果,无以统计”。“这些钱都是青年团、少先队员、童子团员一个一个地小积小存存下来的,粮食也是他们一把一碗一升地积下来的,一般的都是表现得很热烈。在这些工作中,都是一村一乡一区一县地举行竞赛”。(45)这些捐献,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红军作战。
  (二)保卫和建设苏区。
  苏区是红军前线作战的后方,巩固和建设强大的苏区,是夺取武装斗争胜利的可靠保证。根据地的共青团组织带领广大团员青年在保卫和建设苏区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共青团是根据地生产运动中的一支生气勃勃的突击力量。各级团组织响应党团中央分局“一寸苏区土地不要荒着”的口号,(46)组织团员青年积极开展生产竞赛。他们成立了“收割队”、“代耕队”,除努力完成自己的生产任务外,还积极帮助红军家属解决生产中的困难,“经常替红军家中耕田,无论在收谷子、种麦子,都是先替红军家中做,再做自己的”。(47)一九三一年夏,鄂豫皖根据地遭受特大水灾。党团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部、团部派出干部组织救灾,恢复生产。大批团干深入村户,一方面动员组织群众向土豪劣绅“要屋住”、“要衣穿”,渡过暂时难关;另一方面,积极带领广大团员青年开展生产自救,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团中央分局要求少先队的“每个队员要加紧的去种蔬菜,至少一个队员要种一百颗菜”,并在区与区之间、乡与乡之间、队与队之间开展竞赛,“从竞赛中看谁的生产工作做得最好,谁的做得最坏,这一秋耕运动的工作来检阅各级队部的成绩”。(48)
  苏区共青团十分重视少先队、童子团的工作,每到一地,都要建立少先队、童子团组织,领导他们开展活动。在红色区域里,为了防止逃亡的豪绅地主和敌特刺探军情、破坏捣乱,共青团组织少先队、童子团站岗放哨,处处布防,把苏区变成敌人钻不破、逃不脱的天罗地网。
  为了保卫苏区,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根据地共青团配合党,积极参与改造苏维埃的工作。在皖西北地区,一九三一年夏,团协助党“改造了九个区苏、七十四个乡苏,这一改造中发动了广大青年群众的斗争,很多的官僚腐化的分子,以及富农流氓的分子,已大部分的清除出去”(49)纯洁了根据地的政权组织。“同时,团选择很多的积极的工农同志参加苏维埃里去工作”。(50)“无论在哪个地方的苏维埃代表会,青年都是很积极地参加,各地代表会青年代表总数在半数,各级委员会,青年有的占三分之一有的占四分之一,也有些县区乡苏维埃青年当主席的,黄安有一苏区(七里区)的主席是青年妇女(团员)。特别新苏区,这些青年参加到苏维埃里去,多半起到很大作用”。(51)为了改善苏维埃的工作,加强红色政权建设,在党的领导下,共青团在苏区还普遍建立了轻骑队组织。(52)轻骑队的任务是同苏维埃中各种腐化现象、脱离群众现象作斗争。它对监督协助苏维埃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三)开展青少年文化思想教育。
  鄂豫皖苏区地处大别山区,文化极端落后,文盲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青少年也大多是文盲,站岗不认识路票。针对这种状况,根据地各级团组织把发展苏区文化教育、提高青少年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当做重要任务之一。积极配合苏区教育机构,组织青少年参加文化学习。各地普遍开办了初、高级小学,学生年龄大都在六至二十岁之间。学生一般白天到学校学习,晚上站岗放哨,农忙时参加生产,在团组织的帮助下,青少年学习热情很高,有空就学,“罗山的童子团在岗上一面戒严,一面找空子认字”。(53)在红军里,团协助党“加强对士兵的教育,各连都组织有识字班、读报班及演讲会等,大都用竞赛的办法”学文化、学政治、学军事,(54)广泛开展学习活动,从而提高了红军战士的素质,促进了部队的建设。
  根据地共青团还注重把文化学习、思想教育与丰富活跃苏区青少年群众的文化生活结合起来。不少地方团组织帮助成立了音乐队、宣传队、剧团、读报班等,深入各地演出革命戏剧,教唱革命歌曲,组织青少年读报、识字,运用文艺形式,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鼓舞苏区人民革命斗志。
  综上所述,土地革命时期,在党的领导下,鄂豫皖根据地的共青团为保卫、建设苏区,为夺取武装斗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团在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开展活动及加强自身建设方面,形成了不少好的传统和经验。但是,由于当时党内受“左”倾路线的影响,团的工作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过曲折、失误,留下深刻的教训。今天我们总结这段历史,从正反两方面吸取借鉴,对新时期团的工作是大有益处的。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参见《金寨县革命史简编》。
  ②谭克绳:《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共产党组织发展简况》。
  ③参见《鄂豫皖红军历史资料》。
  ④《鄂豫皖特委报告》(1931年2月10日)。
  ⑤《皖西北特委报告》之三、之十一(1931年)。
  ⑥《鄂豫皖中央分局通知第一号》(1931年9月6日)。
  ⑦参见《徐向前、倪志亮回忆》、《鄂豫皖中央分局通知第一号》(1931年9月6日)。
  ⑧⑩(11)《C.Y.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报告》(1931年10月8日)。
  ⑨《鄂豫皖中央分局第一次扩大会议文件之五——陈昌浩的副报告》(1931年7月3日)。
  (12)(24)(26)(33)(41)(49)(50)《C.Y.皖西北特委报告》(1931年9月14日)。
  (13)(14)(27)(30)(40)(43)(44)(45)(47)(51)(52)        (54)《C.Y.鄂豫皖中央分局报告》(1931年10月8日)。
  (15)(16)(17)《C.Y.鄂豫皖中央分局报告》(1931年11月29日)。
  (18)《少共鄂豫皖省委会给少共中央代表温玉成少共中央代表盘铭同志并少共湘鄂西省委会的信》(1932年4月7日)。
  (19)《访问郑位三同志记录》(1960年5月10日)。
  (20)鄂豫皖苏区交通建民《致中央的综合报告》(1934年6月13日)。
  (21)《鄂豫皖省委(郑位三)给中央的综合报告》(1934年9月19日)。
  (22)(25)(28)(29)(31)(32)(34)(35)(37)(39)(42)《团中央分局第一次扩大会议决议》。
  (23)《鄂豫皖团中央分局联字第五号》。
  (36)《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紧急通知第二号》(1931年6月9日)。
  (38)《鄂豫皖中央分局联字通知第二号》。
  (46)《鄂豫皖中央分局党团联字通告第二号——加紧赤区秋收秋耕运动》。
  (48)《鄂豫皖特区少年先锋队总指挥部通知第一号》(1931年9月20日)。
  (53)《列宁青年》第5卷第1期。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