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鄂豫皖苏区党领导下的青年工作
 
周春华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鄂东北黄麻地区首举义旗,举行黄麻起义,揭开了鄂豫皖边区土地革命的序幕。接着,又爆发了商(城)南起义、六(安)霍(山)起义。在这三次武装起义的基础上,分别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师,开辟了鄂豫边、豫东南、皖西三块革命根据地。一九三○年三月,建立中共鄂豫皖特别区委会,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六月,鄂豫皖边区召开了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鄂豫皖苏区正式形成。在严重困难的情况下,鄂豫皖苏区军民坚持了四年保卫苏区的斗争,主力红军长征后,根据地军民又胜利地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直到迎来伟大的抗日战争。在这段波澜壮阔的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上,有鄂豫皖边区青年的丰功伟绩。
  一、鄂豫皖苏区团的组织概况
  在鄂豫皖边区,青年团是党领导下的进步青年的组织,边区的党很重视青年团的工作。早在一九二九年十一月鄂豫边区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关于C.Y.与青年运动议案》中就指出:
  鄂豫边区C.Y.在农村确有相当的发展,在各种斗争中已能领导一般的广大劳苦青年参加,尤其是红军与赤卫队中都是大多数的青年群众参加。今后的任务是,党帮助团健全组织,加强教育工作,与一切不正确的倾向作斗争,使其在党的政治路线指导下与党的组织领导下,发动广大的劳苦青年群众来积极参加土地革命;帮助团在交通区域城市店员学徒、小学校学生以及一般小手工业工人中建立团的基础;在反动的军队中建立团的组织,扩大党的政治影响,在红军与游击队中建立和健全团的组织;在农村中建立青年工作,并加强对其他青年组织的领导。加强青年学生运动等等。共青团在党的政治指导之下工作,同时在组织上要有完全的独立性。
  一九二九年十二月的《广济县代表大会决议案》中这样写道:“团的工作应是党的工作上最重要的一部分。”并且明确指出了成立团的组织的具体办法:如有三个团员以上者,即成立团的支部,脱离党的支部,属党区部指挥;有党的组织的地方,应积极发展团的组织,同时应特别注意青年工农群众的发展;自下而上地建立组织,如满了五个支部以上的,即成立团的区部。当时鄂豫皖苏区的青年组织系统是少共特委、道委、县委、区委、支部。
  一九三一年二月初,鄂豫皖苏区已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斗争的重大胜利,敌人由攻势完全转为守势,红四军转入进攻作战,在这种形势下,鄂豫皖临时特委扩大会议正式召开。这次会议正式组成了鄂豫皖特委和鄂豫皖军事委员会,曾中生同志任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就在这时,鄂豫皖少共特委组建,钱文华任特区少共书记。①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少共皖西北特委正式成立,书记汪黎明。②特委下辖十九个县,其中苏区有六安、商城、霍丘、霍山四个县,非苏区有合肥、舒城、潜山、太湖、寿县等县,共有团的支部一百六十五个,团员二千九百七十一人。③一九三一年三月,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的中央,派张国焘、沈泽民、陈昌浩等到鄂豫皖苏区。四月,他们先后到达鄂豫皖边区,五月十二日宣布撤消以曾中生为书记的原鄂豫皖边区特委,正式成立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继中共分局成立以后,一九三一年七月,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成立,陈昌浩任分局书记。当时全区团员已发展到一万五千七百五十七人。④八月,鄂豫皖党团中央分局对红军中的青年工作作出了决议。决议对党团划分条件规定如下:(一)十六岁到二十三岁是团员年龄,凡在此年龄内一律划归团。(二)二十岁到二十三岁者,若经党组织介绍可兼党。(三)十六岁到二十三岁的团员若负党与军事的重要工作,可兼党,不必参加团的会议。(四)各县军区成立青年团委员会,在赤卫军、游击队、特务队、袭击队中建立团的组织。⑤根据这个决议,红四军中的师部与军部均建立了青年团的委员会。据一九三一年十月C.Y.鄂豫皖中央分局的统计,鄂豫皖整个军事组织中有团员二千九百八十八人,其中红四军内有团员二千四百一十二人。
  一九三二年一月十日至二十日,在鄂豫皖中央分局的直接领导下,召开了鄂豫皖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共鄂豫皖省委。在此之后,一九三二年三月二日,召开鄂豫皖苏区团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了少共鄂豫皖省委员会。⑥一九三二年四月七日,少共中央代表温玉成、少共鄂豫皖省委会在给少共中央代表盘铭同志及少共湘鄂西省委会的信中说:“我们从很艰苦召集了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三月二日),在大会上严格的检查过去工作和决定今后工作方针,成立少共鄂豫皖省委会。”⑦
  一九三二年十月,红四军主力西征后,中共鄂豫皖分局的主要成员已随军离开苏区,而中共鄂豫皖省委的主要成员仍留在苏区。十月中旬,鄂豫皖省委在红安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提出当时的中心任务:改造共产党、青年团、苏维埃和一切群众组织,开展游击战争,争取一省或数省首先胜利。必须反对对青年工作的取消主义倾向,改造青年团的工作,厉行全团军事化。⑧这个时候,共青团在党的直接领导下,为争取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而斗争。
  二、鄂豫皖苏区党领导下的青年工作
  (一)扩大红军,支援革命战争,巩固苏维埃政权。
  鄂豫皖苏区的青年工作开展得生气勃勃。“无论在参加红军与地方武装作战方面,无论在后方捍卫及参加苏维埃政权各种建设方面,青年起着很大作用,而且表现得非常积极。”⑨党和团动员广大的工农青年群众到红军中去,以加强革命斗争的力量,并且认为这是援助中央苏区的主要工作。鄂豫皖党团中央分局曾经作过这样的决定:“要各地党部团部在一月内动员一千二百工农分子到红军中去(党员团员须占半数)。”⑩对参加红军人员的具体条件作详细说明:参加过斗争的工人、雇农、贫农和可靠的中农分子,要身强力健能吃苦耐劳的;党员和团员须动员六百人参加红军(在一千二百人总数内);不让有一个富农、改组派嫌疑分子混入。老、弱、残、废、身体生病的,不要他们来;反对用任何方式的命令以及强迫群众到红军中来的办法;要用宣传鼓动以及教育的方式,使群众自愿地来参加红军。据一九三一年十月《C.Y.鄂豫皖中央分局报告》:一九三一年六、七、八月份的统计,少共总计输送了五千二百九十五个青年参军。其中团员占七百二十一人(参加独立营、警卫营及各种游击队与皖西北的人数还未统计在内)。
  在动员青年参加红军时,他们力求避免用命令或强迫的形式,而是首先详细讨论这一问题,使团员们深刻了解扩大红军拥护红军的重要性,要求每个团员都动起来,开展支部与支部之间、区委与区委之间、县委与县委之间的竞赛活动。在与群众谈话中和各种会议上把过去强迫命令群众的错误做法讲出来,以取得群众的谅解和支持,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对于参加红军的同志,在他们还没有到队伍去之前,加紧对他们进行训练,提高政治素质。动员一切力量开大小欢迎会,在物质上精神上帮助和鼓舞他们及他们的家属。广泛地宣传代耕和帮助红军家属的意义,并且做出实际行动。在生产中和日常生活中把红军及其家属当成青年工作的第一对象。红军战士回到家乡时,动员少先队慰问他们,开会欢迎,帮助家属鼓励士兵尽快到红军中去。让战士把这些影响带回红军中去,并鼓励红军家属写信给红军战士,说明家中的情形,以安慰战士的心。(11)
  (二)拥护红军。
  鄂豫皖苏区共青团和青年的拥护红军工作做得很出色。一九三一年八月,团中央分局向苏区青年提出了以下要求:每个革命青年每月要替红军做一双草鞋或布鞋,每月要帮红军一斤或一碗粮食,经常替红军家属耕田和做其它许多事情。(12)
  一九三一年十月十二日,少共六安县委在《接受少共特委十月份工作计划的决议》中落实了团中央分局的要求,给所属各区分配了具体任务。
  据鄂豫皖中央分局统计,在红五月活动中动员青年做了七千双布鞋,八千双草鞋,六千多双袜底,粮食二百九十石。有的拿二十元大洋及二三百吊钱送给红军。(13)
  拥护红军运动是热烈而又扎实的。如一九三一年三月三日,在孝感七区青山口召开的拥护和扩大红军的万人大会,附近二十里地的青年和赤卫队员都来参加了。参军的青年戴上大红花,人们敲锣打鼓放鞭炮,唱歌,欢呼,整个会场热闹非常。青年妇女们大规模地动员起来,出现了无数妻子送郎上前线的佳话。如黄安(今红安县)紫云区一个名叫张桂英的妇女,因带头送丈夫上前线而闻名遐迩,人们在大会上树起“世人要学张桂英,她劝丈夫当红军”的巨幅标语,宣传她的模范事迹。当时,苏区四处传扬着劝夫当红军的歌谣。
  (三)参加生产,是苏区青年一项经常性的重要任务。
  一九三一年春天,党用了很大力量在春耕中动员群众多种瓜菜,战胜饥荒。为此,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向全区青年发出响应党的号召的指示,并提出每个革命青年要种五个瓜的任务,开展生产自救工作。全区革命青年积极响应团中央分局的号召,当年瓜菜获得好收成,对解决苏区粮食问题起了很大作用。
  当年秋收时节,党团鄂豫皖中央分局发出联合通知,加紧苏区的秋收秋耕运动,以粉碎国民党的第三次“围剿”。党团中央分局要求各县“坚次执行一寸苏区的土地不要荒着的口号”,(14)动员党团员投入这一运动。少共六安县委也作出了抓好秋种运动的决议,决议要求:迅速将过去的割谷队改作秋耕秋种生产队,并普遍地扩大起来;团员一律加入生产队,区委、县委负责人亦应尽可能的参加;首先替红军家属犁田种麦;每个团员须开辟一块荒地并切实负责去耕种;县委与各区委机关须在十月十五号前将生产队成立起来,并切实去生产;实行个人与个人,团体与团体的生产竞赛。
  (四)大力开展宣传教育工作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帝国主义、官僚军阀、封建地主对广大劳动人民实行了极其残酷的剥削和压迫,社会经济长期停滞不前,文化教育十分落后,思想禁锢。鄂豫皖边区地处大别山,更是落后。一九三一年二月,团中央在《团在苏区中的任务决议》中提出“以共产主义的精神教育广大的劳动青年群众”是团在苏区的三大任务之一。共青团组织青年成立宣传队。早期的宣传队,只是在重大节日和召开群众大会时进行宣传,会后即解散。一九三○年以后,成立经常性的宣传队,活动也多种多样。“在宣传鼓动的方法上,特别注意运用各种通俗的行动的方式,如农民夜校。识字运动、游艺运动、编制革命歌谣小调、出版小报画报……举行大小讲演等。”主要有:
  随军宣传。每当红军或赤卫队夺取一个地方后,宣传队立即就地搭台,先由乐队吹打,吸引群众,等人聚集起来就开始宣传,或发表演说,或教唱革命歌曲,或演出节目,以宣传革命道理和党的方针政策,反映红军战士和赤卫队的英雄事迹。
  贴标语、发传单、画漫画宣传。有的青年把标语、传单和漫画贴在墙上,有的把标语口号等写在木板或竹片上,放入河中,顺水飘到敌占区,有的直接到敌军驻地去张贴。既宣传了群众,又瓦解了敌人的士气。宣传的内容,主要是党的方针政策,红军胜利的消息,苏区的新气象和对国民党反动派罪行的揭露。通过宣传,使人民群众认清国民党的反动本质,了解党的政策,懂得共产党是为穷人谋利益的,只有跟着共产党走,穷人才能得解放。
  此外,还有俱乐部、新剧团、音乐队等宣传组织。通过这些广泛而深入的宣传,提高了军民的思想觉悟,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在七里坪、新集和金寨等中心苏区,人人都知道革命导师马克思和列宁,知道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等国际工人运动的领袖,懂得无产阶级革命要消灭资产阶级,经过社会主义,最后在全人类实现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
  (五)领导少先队和童子团工作。
  在共青团的组织和领导下,鄂豫皖苏区普遍建立了少年先锋队和童子团的组织。只要翻一翻这个时期的决议案,都有关于少先队和童子团工作的安排意见。少年先锋队和童子团在团的组织领导下,在革命斗争中发挥了不少作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共青团中央发出《告鄂豫皖苏区少年先锋队书》,指出:“在冲破敌人的三次‘围剿’中,我们鄂豫皖的少年先锋队是站在最前线的一队,英勇的少年先锋,为着苏维埃政权而战,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并且“相信你们能以英勇的精神”,“勇敢向前作战”。同时,在致鄂豫皖苏区劳动童子团书中说:“你们已在共产青年团领导之下,一次、二次、三次的努力奋斗,打败敌人了,苏维埃红军三次的光荣胜利,也就是劳动童子团的光荣胜利”。赞扬童子团“那怕年纪小,身体不大,拿着棍子站岗,带起木枪作战,配合红军行动,那怕身体小,气力不够,拿起镰刀,掀着犁尾,种瓜种豆,参加生产”。
  少年先锋队是在青年团直接领导下的群众性青年武装组织。凡十六岁至二十三岁的贫农、雇农、中农子弟均可加入。它的主要任务是补充红军,配合赤卫队保卫革命根据地,参加生产等。据一九三一年六月的统计,全苏区少先队员达三万六千余人。(15)
  童子团,凡苏区八岁至十五岁的贫农、雇农、中农子弟都可加入。据一九三一年十月统计,苏区童子团团员共有十一万一千五百九十六人。(16)
  三、鄂豫皖苏区青年工作的经验
  (一)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切实当好党的助手。
  鄂豫皖苏区的共青团组织从建立的那天起,就经受了各种严峻斗争的考验,它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够带领苏区青年跟着党走的独立系统。纵观鄂豫皖苏区的革命史,可以看出共青团是如何带领青年为党的中心工作而战斗的。还在鄂豫皖苏区形成之前,我党就带领青年参加了黄麻起义、商南起义、六霍起义三次重大的斗争,为鄂豫皖苏区的形成创造了条件。在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后,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先后发动三次“围剿”,在反“围剿”的战斗中,青年总是站在最前列,表现得最英勇,苏区的人民认为青年的英勇“值得我们钦佩”。在苏区建设最艰难的时候,党动员青年积极生产,实行自救,使一九三一年的秋收秋耕顺利进行。在险恶的环境下,党号召青年扩大和拥护红军,青年们是那样的踊跃!后方的青年为支援红军做了大量工作,为红军节约一斤米、一碗饭,为红军做鞋缝袜,为红军家属代耕等等,使革命斗争一步步走向胜利。
  在党团关系的处理上,虽曾经一度出现过偏差,但在党的正确指导下,很快得到了纠正。一九三一年七月的鄂豫皖中央分局党团联字通告上规定:团在组织上有独立系统的存在。在党的政治领导下进行一切工作,就是说团委依照党的政治路线而行动,为实现党的政治任务而努力;党和团的各级会议,须互派代表参加,各级团组织的书记,必须参加党的当级委员会的常委,经常出席党的会议;团要经常的供给党以积极勇敢政治觉悟高的好干部,党调动在团组织中工作的干部,必须得到团的同意后执行,如有不同意时,即提交上级党与团解决,同时要不妨碍团的工作;党要将团的工作,看成党的工作重要部门之一,每次会议上要讨论团的工作,经常把团的工作列为重要议事日程。这一规定摆正了党与团的关系,使团真正成为党的助手和后备军,为党的中心工作服务。
  (二)站在群众的深厚土壤上,我们的事业就会成功。
  一部鄂豫皖苏区的革命史(当然也包括鄂豫皖苏区的青运史)之所以写得这样丰富,没有广大的苏区人民的浴血奋斗是不可能的。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鄂豫皖边区的革命青年没有倒下去,他们在党的领导下,燃起了鄂豫皖苏区斗争的烈火。直到一九三二年夏,鄂豫皖苏区达到了它的极盛时期,拥有六座县城(红安、商城、英山、罗田、霍丘、广济)和二十六个县的苏维埃政权,人数达三百五十万。红四方面军下辖两个军,仅四万五千余人,而人民的地方武装却有二十万以上!而在这些武装中,百分之八十是青年(17)。共青团的组织在斗争中不断地壮大和发展,一九三一年七月全区团员已有一万五千七百五十七人。就是这些革命力量胜利地打垮了蒋介石六十万兵力的三次进攻。
  毛泽东同志说:“红军、游击队和红色区域的建立和发展,是半殖民地中国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斗争的最高形式,和半殖民地农民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并且无疑义地是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最重要的因素”。(18)鄂豫皖苏区的青年在鄂豫皖苏区革命斗争中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在中国现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鄂豫皖特委报告》(1931年2月10日)。
  ②《皖西北特委报告之三》(1931年6月)。
  ③④⑤《鄂豫皖党团中央分局的决议》(1931年8月31日)。
  ⑥《少共中央代表温玉成、少共鄂豫皖省委会给少共中央代表盘铭同志并少共湘鄂西省委会的信》(1932年4月7日。
  ⑦《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第10辑,第387页。
  ⑧《鄂豫皖省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决议案》。
  ⑨《关于劳动青年决议案》(1931年7月)。
  ⑩《鄂豫皖中央分局党团联字通知第三号》(1931年8月8日)。
  ⑾⑿《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鄂豫皖区中央分局第一次扩大会议决议》(1931年8月9日)。
  ⒀《鄂豫皖中央分局第一次扩大会议文件之五》。
  ⒁《党团鄂豫皖中央分局联字通告第二号》(1931年8月1日)。
  ⒂《C.Y.中央分局副报告》(1931年6月)。
  ⒃《C.Y.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报告》(1931年10月12日)。
  ⒄裕成:《建立红军中的青年工作》。
  ⒅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1930年1月5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