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皖西苏区的共青团及少先队
 
鲍劲夫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六安中心县委领导创建了皖西苏区。这个苏区包括六安、霍山、霍邱、商城①、英山、六霍县、五星县②及舒城、黄梅、广济、合肥等广大地区。党在创建皖西苏区的伟大斗争中,十分重视共青团和少先队、儿童团的工作;作为党的后备军的共青团及少先队、儿童团在创建皖西苏区的斗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建立了卓著的功勋。团的主要领导人窦克难、窦朝宗、窦中、江承新、江求顺、方永乐等都先后成为创建皖西苏区的主要领导骨干。


  一九二七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后,在上海、武汉、广州、杭州、安庆、芜湖等地读书或工作的六安籍中共党团员胡苏明(胡澍)、储克盛、吴才(林笑天)、桂伯炎(尊夏)、蔡蕴珊、吴岱新等,受党的派遣,返回六安,与为迎接北伐军而先期返回六安的共产党员周捐之等同志会合在一起,利用当地的特定历史条件,建立了中共六安特区委员会。
  一九二七年十月,国民党安徽省党部派清党委员李鸿斋、毛子敬等到六安“清党”,革命形势开始逆转。针对这一情况,六安特区委即按原定计划,只留少数党团员坚持城关区斗争,其余党团员一律撤往农村,发展农协,深入群众,建立武装,准备夺取政权。
  党团员在撤退到农村后,即迅速占领农村教育阵地,以与反动统治阶级开展争夺青少年一代的工作。周捐之、吴仲孚等利用周的岳父开办的私塾,开办了“大寺庵”农民夜校;吴岱新、王鼐雄、鲁味生、余靖邦(经邦)等到独山县立第四高小任教员;毛正初则在徐家集小学任校长;蔡蕴珊、刘席儒(后叛变)、储鸣谷等到新安县立第五高等小学任校长和教员;田崇厚等去河西新店创办初小并任教员;陈万(后叛变)、罗亨信、徐超、柏必武、张之鲁等去苏家埠县立第三高等小学、初小任校长、教员。他们努力传播马列主义,宣传土地革命思想,建立秘密农协、赤卫军、少先队、儿童团、妇女会③等组织,党团组织也迅速发展。
  一九二八年春天,县立初中和省立六安“三职”停办一年后同时复学。特区委随即在该校中建立团组织,由窦克难任县立初中团支部书记和六安团区委书记。在邹同祁、谢芸皋和胡浩川等进步教师支持下,窦克难、高伯明、卢承壁、熊光禄等团员,在学生中大力开展工作,窦朝宗、江承新、刘志良、汪显榘、窦中、冯先龄、王业炬、刘铁成、刘耐成等进步青年先后被吸收入团。同时成立了学生会,窦克难被推选为主席,赶走了右派学生小集团“十三太保”④。从此,六安青年在团和学生会的领导下,开展了一次又一次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每逢节日,团和学生会都发表纪念宣言,张贴标语,还利用假日,到工农中去帮助建立工人小组和农民协会。
  团组织团员和青年学生到烟工和城郊农民中,启发工农开展争取改善待遇的斗争,同时在城关各高等小学和初小开办“民众夜校”,吸收雇工、工人、店员五六百人参加学习,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和阶级觉悟。还在校内组织“读书会”,内设“图书贩卖部”,外挂“三民书店”的牌子。图书是由窦克难等联系,分别从上海党中央和芜湖“科学图书社”寄来的,主要有《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唯物史观》等理论书籍和进步文艺书刊《少年漂泊者》、《最后的微笑》、《阿Q正传》等。后来在窦克难等具体领导下,六安县境各集镇、霍山、舒城、合肥、寿县、英山、霍邱等地组织了一百多个“读书会”。团组织通过学生会和“读书会”等外围组织,向广大学生、青工、青农、店员灌输革命思想,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⑤。据一九三○年二月十八日的六安县委报第四号:六安青年团的工作,过去有团员八十八人,是特区委组织。书记窦克难,组织部长冷清,宣传部长储鸣谷。他们的群众运动,青工、青农都有一点,最好的是青年学生运动和乡间的青年图书社运动……。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八日,六安县独山(三区)近两万名农民协会会员,在中心县委的领导下,举行了独山起义,打响了六霍起义的第一枪,建立了皖西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六安三区工农革命委员会和独山暴动总指挥部,下辖六支红军游击大队和一支二千三百人的赤卫军。十一月十六日,为响应独山起义,霍山西镇农协会员在党的领导下,举行了西镇暴动,推翻了伪西镇事务所,建立了区人民政权和西镇游击队。十二月二十五日,六安县徐家集民团和江店民团起义成功,建立了六安四区游击区和红军游击大队。至此,以独山起义和西镇起义为主要标志的六霍起义宣告胜利。
  独山起义后,驻六安之敌陈耀汉旅和土豪劣绅勾结,对六安城乡进行了搜捕、大屠杀。六安团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窦克难等同志到达皖西苏区后,即对在独山起义后干部“牺牲颇巨”的六安团特区委进行了恢复整顿,于一九三○年二月,重建了共青团六安特区临时委员会。四月,中共六安六县党的联席会议,对六县G.Y.工作作了讨论,并决定特区委书记薛英(窦克难)调任中心县委秘书后,由冷清同志继任。
  一九三○年四月,六安南山和霍山东北乡革命暴动又获胜利,对皖西各县青年影响很大。舒城的教员、学生等三十余人,自动地组织革命青年团,印发宣言标语,提出拥护共产党、欢迎红军、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府等口号,并派代表任席松到六霍,要求加入共产党。在“五一”和“五卅”纪念日,六霍特区青年、少先队、童子团,参加了在赤区和赤白交界区召开的群众纪念大会和游行示威,还协助红军进攻白区,到白区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开展扒粮斗争等,取得了很大成绩。“尤其是六安三区……发动了千余武装农民(赤卫队)保护扒取豪绅地主稻米、捕杀豪绅的反动首领”的斗争⑥,表现了极大的革命热情。
  一九三○年夏初,皖西地区又恢复和组建了团六安中心县委及霍山、霍邱、潜山县委。
  一九三一年一月,根据中共鄂豫皖特区临时委员会决定,中共皖西分区临时特委成立,领导六安、霍山、合肥、英山、霍邱、寿县、桐城、潜山等九县工作;并委托皖西分区临时特委常委窦克难同志建立共青团皖西分区临时特委,由仲德同志任书记,领导上述九县团的工作。
  一九三一年二月,少共鄂豫皖特委成立,钱文华任书记。四月十七日,中共皖西北特委成立。四月二十六日,少共皖西北特委正式成立,书记汪黎明,宣传部长江承新(秋枫),组织部长徐六圃,农运部长余业中,妇女部长余裕民。汪、秋、徐为常委。这时,团在苏区为六安、商城、霍山、霍邱四个县委会,包括非苏区在内,计有二十四个团区委、一百六十五个团支部、二千九百七十一名团员。
  七月三日,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第一次扩大会召开,分局书记为陈昌浩,钱文华改任组织部长。少共皖西北特委辖商城,黄(梅)广(济)两个中心县委,计十二个县委;各县军区成立青年团委员会,在赤卫军、游击队、特务队、袭击队中建立团的组织。这时期,团组织发展很快,据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四日C.Y.皖西北特委报告,仅从七月二十八日至八月二十日,皖西北地区就发展新团员七百八十人。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张国焘、陈昌浩等人在鄂豫皖苏区发动了一场宗派主义的大肃反,把苏区一大批党、红军、苏维埃政府及群团组织的高中级干部,几乎全部以“改组派”、“AB团”、“第三党”等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杀害。共青团干部中,从团鄂豫皖中共分局负责人钱文华直至特(道)区、县、区、乡的团(少共)、少先队、儿童团负责干部,一批又一批遭到杀害,致使团、少先队、儿童团的活动几乎停止。
  一九三二年十月,张国焘等人率领四方面军主力西去川陕,国民党反动派对鄂豫皖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苏区人民遭到了一场空前的浩劫,皖西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遭到严重破坏。
  一九三三年春,沈泽民重建了中共鄂豫皖省委和中共及少共鄂东、豫东南、皖西三个道委,重建了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实际只有八十二师等部)两支主力红军,坚持鄂豫皖地区的斗争,但团省委没有建立起来,少共皖西道委也不健全。团的素质降到最低点。这可从下列的报告中得到证实:一九三四年四月七日,鄂豫皖省委报告:“支部在停顿状态,支部中的党、团员差不多没有一个知什么是共产党,……极大多数甚至对党的组织系统都不明白的”。
  一九三四年四月二十五日,鄂豫皖省委报告,“青年团的领导削弱,大大失掉对广大劳苦青年反‘围剿’的动员”。
  尽管张国焘排除异已的宗派主义大肃反在鄂豫皖苏区为害至巨,为祸惨烈,但皖西青年并没有因此而动摇革命的信念。一九三四年春夏间,皖西青年又积极踊跃地参加红军,争取与保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成果。中央交通员刘士杰在一九三四年五月二十八日的报告中曾生动地记述了皖西青年踊跃参军的情形:
  “赤南三区最近不断有许多十四、五岁的小青年,自动的来参加红军,因为他们的身体很小,我们说:‘小朋友,你到前方来,恐怕跑不动吧?’他却把脸一变说:‘我恐怕你在前方跑不动吧,你下(回)去好了!’曾经有一个十二、十三岁的青年,不让他父母知道,偷跑到红军中来,当天,他父亲找来了,他父亲叫他回去,他简直哭了起来。他父亲没有办法,就说:今天同我一道回去,(我)买果子和糖给你吃,明天再来好了。’这小朋友却说:‘我不要吃果子和糖,吃了果子糖,难道能消灭国民党么?能恢复苏区么?能使我们家里不受土匪烧杀么?’硬是不回去。最后,他父亲没办法,只好独自哭着回去了”。
  虽然如此,皖西苏区青、少年工作却始终没有恢复到初期的发展水平。一九三四年十月红二十五军北上抗日。红二十八军时期,由于始终处于游击战争环境中,由于敌人残酷的“围剿”,共青团和少先队员凡有条件和可能的,都被编入红军游击队和独立团了,青、少工作进入了停止期。
  综观上述,可以看出:皖西苏区的青、少运动,可分为发展期(一九二七年十一月至一九三一年四月)、高潮期(一九三一年四月至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平滞期(一九三一年十二月至一九三四年十月)、停止期(一九三四年十月至一九三七年七月)四个时期。从活动内容看,大体可分为这样几个方面:
  (一)宣传马列主义,宣传革命思想。
  早在苏区建立前的地下活动时期,团就紧紧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开展多种形式的、生动活泼的宣传工作,向少先队、儿童团、农民、妇女及各界、各阶层人民宣传“C.P.”的政治主张,独山起义后,还组织宣传队、新剧团,演《混战》、《独山暴动》、《夺取政权》、《新生活》等剧目,大力宣传新思想、新事物。
  一九三一年春,中共皖西北特(道)委建立了中共皖西特委党报委员会,窦克难任书记兼主编,秋枫等五人为委员,编有《赤色先锋》团刊。共青团、少先队、儿童团就建立赤白区发行网,组织读报小组、分销处、阅报室,积极订阅,宣传特委编辑出版的《火花》(半月刊)、《红旗》(三日刊)、特区苏维埃出版的《苏维埃周报》,在群众中大量散发特委党报委员会编印的《告国民党军队士兵书》、《告枪会群众书》、《告红军战士书》、《告妇女书》等。从五月二十日至六月二十日仅一个月时间,特苏党团就编印散发了标语、口号、宣言等四千六百多份。⑦一九三一年二月,团中央提出“以共产主义精神教育广大的劳动青年群众”的任务⑧。皖西各县各级少共组织即积极开展各种宣传活动,大大提高了军民的思想觉悟,在独山、金家寨、麻埠、徐家集、丁家集、苏家埠、东河口、双河等集镇和农村中,几乎人人都知道马克思、恩格斯,知道卢森堡、李卜克内西,懂得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道理。
  (二)组织少先队、儿童团。
  少先队是团组织领导下的群众性半武装组织,队员年龄为十六至廿五岁(也曾定为十五岁至十八岁或十五至二十岁)。一九二八年,皖西各地均已建立了地下少先队组织。一九二九年独山起义后,苏区建立,少先队组织遂与其他组织一齐公开。皖西苏区各县少先队组织均很健全,尤其是六安等县,少先队组织思想觉悟高,很有战斗力。据一九三○年春中心县委给中央的报告和有关调查访问材料,当时,六安三区、六区、七区、二区等地有少先队员一千七百余人。一九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国民党军队以沛河为界对苏区实行封锁,少先队在党和团的领导下,在地方红军指挥下,与赤卫军等密切配合,担当了保卫苏区河防的任务。他们利用沛河流水,对淮河两岸群众开展漂流木牌宣传活动,收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少先队员们在木牌上写“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剥削阶级”、“实行土地革命”、“苏维埃运动胜利万岁”等口号,随流而下,被正阳关、蚌埠等地的人民群众拾得,大大地鼓舞了人民革命的必胜信念,震慑了敌人。他们还积极参军作战,一次,独立一师在六安招收新兵,“少先队纵队部一批就送来五百名,而一师又不能全纳,故令其余三百人仍回少先队。但他们以没有入上红军引为恨事,有的气得流泪。”⑨皖西特委军委常委、著名的游击司令毛正初同志在徐家集南岗头、武陟山、窑缸咀、二天门等对敌作战中,都得到了少先队模范连(营)的有力支持。
  当时苏区除了少先队组织外,还有劳动童子团。这是苏区儿童的群众组织。团员的年龄在十二岁左右(有的规定八至十五岁)。童子团的主要任务是站岗放哨查路条、监视坏人、维护社会秩序等。据皖西北特委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四日报告:“六安童子团站岗查获敌人侦探两个,……少先队、童子团有些地方并成立巡查队,日夜出去巡视岗哨、行人、居民。”可见,少先队、儿童团在保卫苏区和巩固苏区的斗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三)开展拥护红军、扩大红军活动。
  在党的领导下,共青团把开展拥红、扩红作为重要任务之一,在青年中广泛开展拥红、扩红活动,取得了很大成绩。
  一九三一年六月,红四军南下作战,九日,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发出紧急通知第二号,即《关于共青团积极配合红四军南下军事行动的通知》,要求“各级团部,应全力争取这次战争的完全胜利。第一,在(不论)任何会议上(都)应加紧宣传,要组织宣传队,宣传这一胜利的伟大意义;第二,加紧动员少先队到红军中去,把红军剩余的枪枝托(扛)起来;第三,积极动员少先队模范营到前线去参加红军行动,并从各方面来牵制敌人;第四,送菜、饭、米到红军中去,使红军在前方每日有三餐饱饭吃;第五,尽量组织担架队、运输队随红军到新发展区域去搬运反动派的粮食。”皖西北特委青年部长江承新同志及少共皖西北特委据此通知精神,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支援红四军南下作战的宣传活动,并在所属苏区县及游击区各乡、镇遍设“红军报告处”,鼓励少先队连(营)成建制地编入红军,组织地方少先队、儿童团等骚扰敌人,为红军递送情报,协助红军牵制敌人,为红四军南下作战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一九三一年八月,团中央分局要求各地在“国际青年日”(九月七日)之前,动员四千名贫雇农、工人到红军中去。少共皖西北特委热烈响应,积极开展宣传鼓动工作。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二十日,二十三天中,皖西北地区入伍青年就达二千一百六十六人,内有团员二百零七人。支援红军粮食一百七十多万石,鸡蛋二千八百四十一斤,布鞋、草鞋、袜底四千六百一十四双,银元二百二十五块,铜元五百零一串。⑩
  一九三二年三月,红四方面军东进皖西。开始了苏家埠战役。中共和少共六安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在县城(独山)及各区、乡遍设“红军招待站”,保证红军的粮草供应,组织少先队参军作战。苏家埠一带的共青团和少先队员,纷纷支援红军。一些团员和少先队员,装扮成莳草耘麻的农民,为红军警戒站岗;一些团员和少先队员扮成小贩,走街串户,探报敌情;一些团员和少先队员则献出家中的梯子和门板,为红军搭桥,架设攻城的云梯;为了迷惑敌人,一些新婚的团员和少先队员献出红被面子,做成红旗,在屋顶和树头上,布置成一里纵深的“红旗防线”,使敌人望而生畏,被围于苏家埠内,如“瓮中之鳖”,直至五月八日全部投降。在这场历时四十八天的苏家埠战役中。皖西苏区尤其是六安县的共青团、少先队做出了巨大贡献。
  (四)在开展苏区生产活动。“粮食运动周中”,发挥先锋作用。
  一九三一年五月二十九日,鄂豫皖中央分局发出第二号通告,号召在鄂豫皖苏区开展“粮食运动周”,要求苏维埃工作人员每人最少种五株瓜秧,党员团员间应进行革命竞赛。根据通告精神,中共和少共皖西北特(道)委要求每个党员团员必须切实负责地宣传工农群众,务使“粮食运动周”的意义家喻户晓,人人明白。在上级党委的号召下,皖西苏区的共青团员、少先队员、童子团员们,和苏维埃工作人员、赤卫队员一起,积极投身于“粮食运动周”活动。是年秋,皖西苏区虽然不少地方遭到水灾,但仍获得了较好收成,粮食困难的威胁基本解除。
  一九三一年秋收季节,党团鄂豫皖中央分局发出联合通知,要求各县加紧秋收秋种,“坚决执行一寸苏区的土地不要荒芜的口号”。(11)党团皖西北特委立即响应,所属各县积极行动,认真贯彻。少共六安县委一马当先,作出六条决定:迅速将过去的割谷队改作秋种秋耕生产队,并普遍地扩大起来;团员一律加入生产队,区委、县委负责人亦应尽可能的参加;首先替红军家属耕田种麦;每个团员须开辟一块荒地并切实负责去耕种;县委与各区委机关须在十月十五日前将生产队成立起来,并切实去生产;实行个人与个人、团体与团体的生产竞赛。
  在这些斗争活动中,团组织的自身建设得到不断加强。一九三一年夏天,在皖西地区,团通过改造苏维埃运动,仅两个月左右,就吸收了大批优秀青年入团,新建团组织一百一十九个。(12)
  (五)开展敌军士兵运动。
  一九三一年二月十一日,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通过了《士兵运动决议案》,提出“到士兵中去”、“每个团员都要有士兵做朋友”的口号。从此,苏区团员、少先队员都把开展敌人士兵运动当作自己的一项重要任务。
  早在一九二八年秋,六安党即根据中央“六大”决议精神,乘六安、霍山等地统治阶级组织民团之际,密派优秀党团员毛正初、李野樵、王退之、郭仲西、刘沛西、朱体仁等同志打进民团,开展士兵运动。
  一九三○年春,许继慎同志出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军长。他利用在北伐时期的一些老关系,把李荣桂等一批团员送进国民党部队开展士兵运动,获得了一些重要情报,争取了六安等地一些国民党军队的起义。(23)
  一九三二年三月十四日,中央在给合肥中心县委的指示中,要求对驻扎在官亭、金桥等处的白军部队开展士兵运动。中共、少共皖西北特(道)委便动员一部分党、团员和少先队员等,利用做小贩、拜把兄弟、同乡、同学或亲戚关系,与士兵接近,抓住机会进行鼓动、宣传和组织工作,启发他们提出“发清欠饷”、“反对开拔”、“反对打骂”、“反对尅扣军饷”、“发鞋袜、要衣服”、“出入营门自由”等等日常生活要求,以致发展到提出“穷人不打穷人”、“士兵不打红军和苏区的兄弟”、“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分地主的田,开地主的仓,抗债抗捐抗税抗粮!缴民团的械,打倒土豪劣绅!工农都是一家人”等,同时在士兵中组织“红军之友”、“反日会”、“士兵委员会”,鼓励他们起来为自己的切身利益而斗争。
  (六)学习文化,扫除文盲。
  广大苏区青少年在共青团、少先队、童子团等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学习文化。一九三一年五月至一九三二年十月,皖西七个苏区县都办了列宁小学等各种类型的学校、识字班,共有五六百所。课本一般是新编的,内容都是识字和启蒙相结合,如夜校识字课本的第一课内容就是:“来来来,来读书,来识字,不读书,不识字,好受气。来来来,来读书,来识字,读了书,识了字,好做事。”(14)课文依次解释了“红军”、“白军”、“帝国主义”、“苏维埃”以及打路条等基本概念、基本常识,向青少年灌输革命思想。
  为了适应战争环境,根据广大共青团员、少先队员、童子团员参军参战、保卫河防、站岗放哨、时间少、时间紧等特点,共青团组织又编了一些易诵易记、通俗易懂的新“三字经”,送到值勤哨所,教青少年们学习。如一九三○年春六安三区五乡河防所阵地上读的“三字经”有这样一段内容:“穷苦人,下决心;团结起,干革命;国民党,害人精;投帝国,打穷人;又拉夫,又抽丁;保卫那,发财人”。(15)据当年六安丁家集列宁小学教师张骥同志回忆:当时列宁小学等各类学校、识字班遍布乡镇,团员、少先队、童子团等均踊跃入学读书,不少地方入学率都在百分之百,最少的也在百分之九十七、八。

 


  土地革命时期,皖西共青团组织是一所培养干部的大学校,培养了一大批党政军领导骨干,如为皖西苏区的创建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窦克难(薛英)、江承新、江求顺、方永乐等同志,以及林维先、何柱成、梁从学、潘峰、李世安、杨直亭、程业棠、张振东、杨以山、胡继成、吴瑞三、宋成志等将领,他们都为革命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皖西苏区共青团、少先队、童子团在光辉的战斗历程中,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经验:以开展土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武装为中心,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以马列主义革命思想武装团和少先队、童子团,大胆提拔经过革命考验的青年干部。当然,皖西苏区共青团及少先队、童子团的工作也是有教训的,除肃反扩大化外,主要是在一九三一年上半年出现先锋主义和“第二党”的倾向。为了克服这一不良倾向,摆正党与团的关系,中共及少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于一九三一年七月联合作出十项规定:
  (一)团在组织上,有独立系统的存在。
  (二)党和团各级会议,须互派代表参加,各级团部的书记,必须参加党的同级委员会的常委,经常出席党的会议。
  (三)团要经常的供给党积极勇敢、政治觉悟高的好干部。
  (四)党要将团的工作,看成党的重要工作部门之一。
  (五)在党和团没有组织的地方,应互相帮助发展组织。
  (六)党要供给团以物质上的帮助。
  (七)兼党的团员应负传达党的路线到团内去的任务。
  (八)兼党的团员只缴党费,不交团费。
  (九)红军中团的组织不能独立存在,应受党的指挥。
  (十)在一般群众团体中,建立党团的组织,团的书记顶好的是兼团的党员参加(担任)。
  这十项规定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正确解决了党和团的关系问题,既保证了党的核心领导作用的发挥。又肯定了团是党的后备军的历史地位;既肯定团的工作是“党的重要部门之一”,又肯定“团在组织上,有独立系统的存在”。可以说,党、团中央分局这一联合通告,是鄂豫皖苏区团的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文件之一,它为团组织进一步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
  皖西苏区共青团和少先队工作的历史与经验,在今天的工作中仍是值得借鉴的。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中共皖西北特委报告之三——组织工作》(1931年6月)。
  ②《党团皖西北特委联合通知》(1932年6月2日)。
  ③《周仲舒、张骥、储鸣谷、田崇厚等同志回忆录》(1980年7月)。
  ④《朱蕴山、胡浩川等同志回忆记录》(1959年)。
  ⑤《六安县革命史》(1980年)。
  ⑥《六安中心县委综合报告》(1930年12月)。
  ⑦《皖西北特委报告之五——特苏党团工作报告》(1931年8月18日)。
  ⑧《团在苏区中的任务决议》(1931年2月)。
  ⑨《六安中心县委给中央的报告》(1931年9月14日)。
  (10)(12)《CY皖西北特委报告》(1931年9月14日)。
  (11)《党团鄂豫皖中央分局联字通告第二号》(1931年8月1日)。
  (13)《访廖运泽同志笔录》(1984年7月)。
  (14)(15)《苏家埠镇党史资料》(1985年6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