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浅谈琼崖共青团工作的教训
 
林师海 张学俊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琼崖团特委曾一度产生摆脱党的领导的错误思想,形成先锋主义第二党的偏向,这一错误偏向加上所谓的AB团事件和其他原因,给正在蓬勃发展中的琼崖革命斗争特别是青年团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损失,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一九三○年春,琼崖党特委在母瑞山召开了全琼第四次党代会。会议集中讨论了琼崖革命亟需解决的关于普遍建立人民政权、实行土地革命、扩大红军等问题。这次大会虽有受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但在琼崖党特委书记冯白驹同志的主持和其它琼崖党领导人的努力下,开得很成功,指出了正确的斗争方向,成为海南新的革命高潮的起点。会后不久,苏维埃政权在琼崖各地普遍建立起来。为了把革命形势进一步推向前进,党特委决定成立琼崖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团组织发动广大团员、青年踊跃参军,使独立师发展至三、四千人。闻名全国的红色娘子军连也在这时成立(均由二十岁左右的女青年组成,团员占三分之二),就属于该师建制。红军先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活动,消灭了不少敌人,扩大了红色区域。当时,苏区人口约有一百万左右,共青团、少先队、童子团以及以青年农民为主体的农民武装赤卫队,都得到发展、壮大。仅少年先锋队就发展到将近一万人,童子团发展到六千多人。琼崖的游击战争和土地革命进入了鼎盛时期。①
  在大好革命形势面前,琼崖团特委书记冯勋由于受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在团工作的指导思想上与党特委产生了分歧,因而他不是与党特委同心协力地去巩固、发展大好形势,却与党特委发生了严重的争论:其一是强调团工作的特殊性,只愿接受团省委的领导,不愿接受党特委的领导,甚至拒绝参加党的会议;其二是提出另立团的妇委,不愿在党的妇委领导之下工作;其三是认为要发展琼崖苏区必须先取得一县几县的胜利,因而主张首先攻取一个或几个县城;其四是鼓吹少先队与赤卫队闹对立等。②这个时期,党特委在左倾冒险主义影响下已屡遭挫折,在实践中认识到必须结合琼崖的现实去开展革命斗争。因此,团特委冯勋等人不切合实际的想法和行为,引起了党特委的极大反感。恰在此时,中共中央发来指示信,信中指出:“目前琼崖已有了AB团改组派的活动……这是琼崖苏区最严重的危险。”必须“无情肃清一切反革命派别与党内的污秽,以保障苏区的巩固。”③琼崖党特委又发现省委特派员陈琼、团省委特派员张思武来琼并与冯勋频繁接触,便认为他们在进行派别活动,而当时冯勋也确实在策划叛变,他借口去香港向团省委汇报工作,实际上一个多月都在海口与国民党特务机关密谈。一九三二年三月十七日,党特委查获了敌人策划冯勋叛变的秘密指示,其内容是:(一)、策划在定安九区南园一带活动的我区第三营九连叛变;(二)、暗杀琼崖党特委书记冯白驹和琼苏主席符明经;(三)、里应外合,三月二十一日发动暴乱。搜出这一密件后,冯白驹亲自审讯冯勋,冯勋供认不讳,但又胡乱交待了所谓骨干分子十八人。④琼崖党特委不是就此事单独妥善处理,而主观地认为冯勋投敌同所谓的“AB团”、“社会民主党”有关无疑,发动了一场在自己内部进行的所谓反对政治派别的肃反运动。三月二十一日,琼崖党特委发出《解散团特委与继续加紧动员反对反动政治派别斗争》的通告,青年团首当其冲,成为肃反的重点。冯勋及被供出的所谓骨干分子均被处决。接着,缺乏内部肃反经验的琼崖特委将肃反继续扩大化,不少团干部被冤杀,还错杀了一批党、政、军干部,使我们的干部几乎损失了一半,大大地削弱了党团和红军的力量,使党心、军心,民心十分不稳,革命事业处于最困难的境地:当肃反斗争的教训还未很好总结时,国民党反动派就调兵遣将,向苏区大举进攻了,琼崖革命斗争进入了低潮阶段。
  回顾团组织在一九三二年前后的历史,我们认为有几个方面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
  首先,团组织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与党在政治上保持一致,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否则就会迷失方向,走到邪路上去。琼崖建团较早,一九二二年就有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组织和活动。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琼崖团组织积极协助党宣传马列主义,开展武装斗争,成为党的得力助手。同时,团还造就并向党输送了大批干部,如杨善集、林树芹、官天民、王业熹等,后来都成为琼崖党的主要领导人。但到一九三二年前后,在左倾冒险主义和先锋主义影响下,团特委书记冯勋等人却头脑发热,不顾当时敌强我弱的现实,热衷于搞暴动、夺县城,进而发展到闹独立,不愿接受党的领导,拒绝出席党的会议,把自己凌驾于党之上,导致团的工作走上邪路,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失,而他本人也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最后滑入反共反人民的泥坑。事实证明,不要党的领导,反对党的领导,甚至妄图取代党的领导,把团搞成第二党,这是行不通的。团是党的助手,必须服从党的领导,这是团的性质决定的,是团的生命线。
  其次,琼崖党持委错误地解散团特委以及善后工作处理的不妥当,给团和革命事业造成了严重损失。冯勋事件后,琼崖特委认为“现在的C.Y.特委是冯勋所领导的,C.Y.特委过去的工作路线,无疑义的是受着冯勋的影响”⑤,决定解散C.Y.特委。当时党特委也认识到“解散C.Y.特委由党派同志组织C.Y.临时琼崖特委在组织上的(作法)明知不妥当”,但又认为“站在政治的问题上非如此做法不可”⑥。这显然是错误的。当时C.Y.特委除了冯勋外,还有谭笑、张容、王楠、德修等人,由于冯勋曾对他们讲过某些话,他们对冯勋问题因不明真相而保持沉默,也都被列为社会民主党,不问青红皂白,一棍打死。应该肯定,这些人中是有不少好同志的。本来对冯勋处理后,在党团内部进行必要的清查就可以了,况且琼崖党当时已派四位同志主持C.Y.特委工作,根本没必要采取“解散”的做法。解散了C.Y.特委,使整个琼崖团组织危机四伏,团干部人人自危。后来肃反扩大化时,不少团干部又遭杀害。只要是冯勋供出来的或冯勋找过谈话的人,甚至对处理冯勋态度不坚决不明朗的人,大多打成“AB团”、“社会民主党”分子,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在取得所谓“证据”后处决。⑦结果,团特委的一些领导成员被处决了,在各部门工作的不少团干被杀害了,一些团的县委书记也被杀了。琼崖团组织继国民党“清党”大屠杀后再次受到严重损失。党特委解散团特委后,因团干部来源缺乏,又不及时地把团特委组织机构建立起来,仅打算“过了相当的时间后,才由下而上的选举代表大会来正式产生C.Y.琼崖特委”⑧,到一九三二年七月,国民党正规军陈汉光部来琼疯狂“围剿”我军,斗争环境恶劣,重建团特委的工作也就搁了下来,造成琼崖团特委的工作长达五年的空白,全琼青年团员群龙无首,工作开展不起来。直到一九三七年七月,团特委才得以重建,然而由于琼崖青年团元气大伤,老团干死的死,走的走,新团干又不熟手,团的工作处于停滞不前状态。后来,为团结各界青年抗日,党决定把青年团改造成为抗日救国组织。在党的领导下,琼崖广大青少年加入了青抗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开展了波澜壮阔的抗日救国运动。实践说明,实事求是的作风是执行党的路线的保证,也是我们革命取得胜利的法宝,任何主观主义、唯心主义的行动都会受到客观规律和历史的无情惩罚。

  (载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共青团专题论文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
  ①《琼崖红军第二独立师党委报告》(1932年1月2日)。
  ②《中共琼崖特委报告》(1932年2月16日)。
  ③《中共中央致广东省委指示琼崖苏区党部信》(1932年1月4日)。
  ④⑦《冯白驹将军传》,琼岛星火编辑部出版。
  ⑤琼崖特委通告第五十七号:《解散c.y.特委与继续加紧动员反对政治派别斗争》(1932年3月21日)。
  ⑥⑧《中共琼崖特委报告》(1932年3月25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