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关于共青团改造的几个问题
 
中央档案馆 黄启钧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编者按:共青团改造问题,是党史、青运史上的重要问题,近年来,党史、青运史界对此问题开展了研究,并取得一定成果。继一九八四年第四期《党史通讯》发表了金松林同志《中共中央〈关于青年工作的决定〉产生于一九三六年》的考证文章之后,在该刊一九八四年第七期上又发表了周鸿同志《关于一九三六年根本改造共青团的问题》一文,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以下黄启钧和赵有奇同志两篇文章,对团的改造问题从不同角度进行探讨,现予发表,以期同志们作进一步研究。
  抗战前夕,为了适应抗日救亡的新形势和实现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地团结全国青年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中央作出了关于青年工作的决定。决定改造共青团的组织和工作方法,使共青团转变为广大群众的非党的青年组织。这一决定,是根据共产国际七次大会和少共国际六次大会的决议以及他们后来的指示作出的。
  一九三五年七月至八月,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了第七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决定了在各国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方针以及同法西斯进行斗争的策略。大会还向共产国际执委和少共国际执委提议,指令各国的共青团和共产党重视在青年中进行群众工作,采取有效办法肃清共青团的宗派式的关门主义,责成共青团员加入到由资产阶级民主派、改良派和法西斯蒂政党以及宗教团体所建立的一切劳动青年群众(工会的、文化的、体育的)团体中去,并在这些组织内进行有系统的工作去影响和争取广大的青年群众投入反帝国主义反法西斯的斗争。
  为了贯彻共产国际“七大”的精神,同年九月,少共国际召开了第六次代表大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代表刘光悌、何小立、宋一平在参加了共产国际“七大”后,又参加了这次大会,并有两个人在会上发了言。大会提出建立全世界青年的反法西斯主义统一战线,号召全世界青年为民主、自由、和平而奋斗。同时提出要根本改造共青团,使共青团变为广大青年群众的组织。
  这些都是人所共知勿需详述的。问题在于党中央究竟是在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还是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作出改造共青团的决定的?共青团的改造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什么时候基本完成的?据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在中央决定的时间问题上有两种意见,少数同志认为是一九三六年作出的,多数同志则主张应是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他们所持的主要理由及怀疑之点,大致有以下几点:(一)一九四一年中央书记处编印的《六大以来》上是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这个时间是不会错的。(二)“一二九”运动后的十二月二十日,共青团中央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各校学生和各界同胞宣言》,宣布:“共产主义青年团改变为抗日救国的青年团”,是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作出这一决定顺理成章的;如果决定是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才作出,则这一宣言关于改造的话就不可理解了,或者说就发生了一个宣言是根据什么发出的问题。(三)共青团改造的实际开始时间,是一九三六年七、八月间,张闻天给刘少奇的电报和北方局九月二十日作出的《关于青年团的决定》可以清楚的说明这一点;如果中央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才作出决定,怎样解释改造实践先干改造决定这个问题呢?(四)少共国际第六次大会一九三五年九月作出改造共青团的决定,中央继之于十一月一日作出决定,是很自然的和合乎历史发展的;反之,如果在一年之后,即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才作出决定,则是不合理情的。很清楚,如果没有确凿的事实作根据,对上述几个问题得出合理的解释,则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这个时间也是难以成立的。
  另外,我们在工作中也发现,中央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的时间,署作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可是长江局青委在一九三八年发出的《目前青运工作方针》却说:“根据少共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及一九三六年中央关于改造团的决定,党的青年工作由以往的共产主义青年运动转变到民族解放抗日救国的性质的青年运动”。一九四一年编印《六大以来》时将这个决定的时间写作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而一九四二年十月十五日《中央关于共青团员团龄及转党问题的指示》中却又四次重复“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共产主义青年团改组”的说法。究竟那种说法是对的,那种说法错了呢?
  我们针对这些问题并结合上述的几个疑问,查证了有关的档案文献资料。在对这些文献资料进行了分析研究和考证之后,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中央关于改造青年团的决定是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作出的。下面,我们结合上述的几个问题,对中央作出这一决定前后的一些历史情况和有关资料作一些介绍,同时结合谈一些我们的意见,和同志们一起研究讨论。由于自己水平有限,不妥之处在所难免,希望得到同志们的批评与纠正。
  一、中央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不是一九三五年作出的
  回顾一下党的历史,我的大家都知道,由于王明路线造成的第五次反“围剿”战争的失败,党中央被迫于一九三四年十月离开中央苏区随同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在一九三五年七月二十五日至八月二十日共产国际七次大会召开的这段时间中,七月二十四日红一方面军到达毛儿盖地区,八月四日至六日党中央召开沙窝会议,八月下旬离开这些地方继续北上。九月少共国际六次大会召开之时,党中央于九月十日左右进入巴西、俄界地区,十二日召开俄界会议,九月三十日到达甘肃的通渭县城。此后十月下旬到达陕北吴起镇,三十一日到保安,十一月一日或二日到陕甘边区政府所在地之下士弯。十一月十日党中央的部分同志到达瓦窑堡,而毛泽东和彭德怀等同志则赴前方准备直罗镇战役。十一月十三日在瓦窑堡召开了西北中央局会议,并于同日发出了《中共西北中央局关于开展抗日反蒋运动工作的决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日本帝国主义并吞华北及蒋介石出卖华北出卖中国宣言》。下旬,在毛泽东等同志指挥下,红军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另一方面,从一九三四年十月五日到一九三五年七月,上海中央局连续多次遭到大破坏,从而造成中央与共产国际、与驻国际代表团完全失去了联系,为了传达共产国际“七大”的精神,尽快恢复国际与中央的联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在国际七次大会未开完时,就派中国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张浩回国十一月上旬,张浩经由蒙古人民共和国到达陕北,并在同年十二月中央召开的瓦窑堡会议上口头传达了共产国际“七大”的精神。
  根据上述的历史情况的简单回顾,我们认为: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党中央根本不可能、实际上也没有收到共产国际七次大会和少共国际六次大会的有关文件,当然也就不可能作出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另一方面,从党的政治路线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央政治局召开的瓦窑堡会议上才正确解决这一点看,十一月一日作出改造共青团的决定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六大以来》上的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这个时间怎样解释呢?共青团中央十二月二十的“宣言”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或者是否如有些同志疑问的:共青团中央的“宣言如同八一”宣言一样是由中共驻国际代表团起草的呢?我们在查证中发现的材料证明这个疑问是正确的,十二月二十日的宣言乃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九日责成李明、刘光悌在莫斯科起草的。宣言定稿后,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会”的名义首先发表在一九三六年一月十四日的巴黎《救国时报》上。一月二十七日,由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将宣言连同共青团东北代表在少共国际六次大会上的发言一起送给上海党的组织。至于《六大以来》上的时间,由于《六大以来》的书稿和清样未保存下来,已很难有确凿根据说明这一问题。据我们分析,正如上述有的同志把十二月二十日宣言作为确定中央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是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的根据一样,一九四一年在编印《六大以来》时,由于该决定的一份稿子,以及发表在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出版的《党的工作》上的这个决定,都只有月日而没有年代,(档案中现存文件上的“1935”这个年代不是文件原有的,而是后来加上去的,笔迹和墨水的颜色与原来的都不同),因此也将上述宣言的时间和内容谷作为根据判定  二、共青团改造始末概述
  共青团改造实际开始于一九三六年七、八月间,这是历史的事实,是不能也不应怀疑与否定的。有些同志据此认为中央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是一九三五年而不是一九三六年做出的,并对有的文章从张闻天八月九日给刘少奇信提出取消共青团的问题推断一九三五年中央未做出改造共青团的决定,表示难以苟同,认为不能只靠推理而应当用历史事实来说明问题。我们认为,这个推论虽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不失为一个合乎历史逻辑的推论。下面我们想谈这样一个问题:党中央于一九三六年七、八月间是根据什么提出共青团的改造问题的?
  一九三六年二月,在“一二九”学生运动的推动下,北平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有队员二百人左右。民先队成立宣言号召在抗日救亡的旗帜下一致团结起来,动员全国武力,驱逐日本帝国主义,成立各地民众武装自卫组织与各界抗日救国会,联合全世界弱小民族及被压迫民众共谋解放。在全国其他一些地区也建立了不同形式的抗日救国的群众团体,推动了广大青年抗日救亡运动的进一步开展。然而当时的共青团工作仍然受着“左”倾关门主义的影响,不能适应抗日救亡新形势的需要。团的组织在人数上,不及青年数目的万分之一,在白区,在国民党以反共为中心的白色恐怖下,共青团组织无法取得公开或半公开的地位,只能以秘密的形式存在,有些地区几乎没有共青团的组织。在工作方式与工作方法上仍然存在着“第二党”倾向,机械的模仿党。在工作中比较重视学生运动而忽视在青年工农群众中的工作,不能适应广大青年日盖高涨的抗日救国的要求。
  恰于此时即一九三六年二、三月间,党中央收到了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的决议,接着又于五月间收到了季未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次大会上的报告和王明的发言。
  季米特洛夫同志在报告中指出,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共青团”还大部分是脱离群的宗派组织,他们的基本弱点是:他们现在仍然在学共产党,照抄党的工作方式与方法,们忘记了青年团不是一个青年共产党,他们没有充分地注意到青年团有她自己的特殊任务青年团的工作方式与方法,斗争与教育的方式与方法应当适合青年的程度与需要”。“在取青年的斗争中,党与青年团在组织上要切实与坚决地转变。资本主义国家中共产主义青运动的主要任务是:大胆地实现联合战线,组织与团结广大劳动青年群众”。王明的发言说“共产党要在广大的青年群众中真正能够取得影响,并吸收他们来积极参加反帝斗争和阶级争,就必须根本审查我们青年团的组织和工作”。“我们的青年团,应山所谓青年工人先队的狭隘组织,变为真正地包括工、农、小资产阶级青年以及一切反帝青年的广大群众织”。“共产主义青年团不应当再去模仿党的工作方法和形式,它应当真正在政治上,文上和军事上去教育青年,它教育青年的方法,就是加强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宣传,立文化教育的组织,建立体育的、娱乐的、职业的及其他种种形式的组织,同时,在一切存的青年群众组织中去进行最积极的工作,以便巩固扩大和统一这些组织,不管这些组织由什么人创办和属于什么人的等等。”
  我们认为,下列文件,特别是八月五日中央书记处给北方局及河北省委的信和八月九张闻天给刘少奇的信中关于共青团改造的内容就是根据上述这些决议、报告和发言的精神出的,因为不但在精神上是一致的,就是在措词用语上也是近似的。
  一九三六年七月三十日,在中央讨论白区工作的会议上,当时的少共中央局书记冯文同志在谈到白区团的工作时说,青年团的组织还是很狭隘,还是“第二党”性质,希望中指示各地党的组织特别注意帮助团的工作和扩大团的组织。张闻天同志指出,青年团的工作还是应当用民族解放先锋团或民族解放青年团等名义公开活动。
  五天之后的八月五日,中央书记处发出了给北方局及河北省委的指示信,这封信谈到年团的工作时,实际上提出了改造青年团的问题,信指出:“党要帮助团成立单独的组织使之能独立发展。要尽量帮助他们的工作。要使之尽可能的青年化,群众化。要指导他们打进到各界各党派的青年的、文化的体育的组织中去,争取群众在他的周围,发展他的组织,不用团的名字去开展青年的工作,而用民族解放先锋队之类的名字,以取得公开或半公开存在。以便吸收各阶层各党派所影响下的广大群众,实现团是青年群众的组织的任务。”
  紧接着,八月九日张闻天同志给当时的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写了一封信,信中明确的说“根据国际的意见及我们的经验,团是应该取消的。像团现在这样的组织,结果会变成秘密的狭隘的第二党的组织。我们现在要利用各种各样的公开的名称组织青年群众。”
  北方局收到张闻天八月九日的信以后,于九月二十日作出了《关于青年团的决定》,定指出:“根据国际与中央的指示,共产主义青年团即行取消”,在共青团取消后,“所有各地各支部的青年团的同志,即行设法全部介绍入党”。《决定》并号召青年党员加入各种各样的青年群众团体,在这些团体中积极工作。此后有些党员和团员参加到民先队,加强了党对民先队的领导,到一九三六年十一月,民先队迅速发展到四五千人,成为当时全国很有影响的青年群众团体。
  此后,从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起,白区的共青团组织陆续取消,苏区的共青团组织约于九三七年二月改造完毕,同年四月十二日,召开了西北青年救国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北青年救国会。会后,共青团中央正式取消,在中央组织部下建立了青年部。至此,共青团的改造工作全部完成。
  三、中央作出改造青年团决定的过程
  如前所述,有的同志对于共产国际七次大会和少共国际六次大会分别于一九三五年七月和九月作出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而中国党在一年多之后才作出关于这个问题的决定,感到不合乎情理,应当说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疑问。要解释清楚这一点,首先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即党中央和团中央究竟是什么时候收到少共国际六大的决议和其它有关指示的?
  我们在查证中发现了少共国际书记处给中国共青团中央的电报。电报重申了少共国际第六次大会对中国共青团的指示,要共青团“从绝对秘密的工作方式转变到利用一切公开和半公开的可能建立包括不仅青年工人而且包括广大农民学生及失业青年等民族解放性质的群众的青年团。”指示中国共青团要创造各种各样的农民的、学生的、妇女的、文化的、体育的组织,把各种青年组织联合起来。共青团的组织形式应当适合于中国各个区域的特殊条件。电报还指出中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为发扬文化和民主自由的广大青年运动,和用一切方法,使青年积极参加全民救国的斗争,把中国青年团结到人民阵线中来的任务。”这份电报本身未署明年代,只有“九月三十日到”的字样,我们断定它是一九三六年的,但由于缺少充分的根据,我们进行了进一步的查证。在查证中我们终于发现了这份电报最早的一个稿本,原来它是少共国际书记处发给中国少共中央,我党于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二十九阳和三十日分三次收到的,二十八日收到约二百四十个字,二十九日收到约一百七十个字,三十日收到约六十个字。
  中央接到这份电报后,开始筹划对共青团进行全面改造。十月十二日,中央开会讨论一年来的政治工作问题。陆定一等同志认为应当改变红军中青年团的工作和组织,并提议红军中共青团的名称改为朱毛团或叫红军青年团。毛泽东同志表示赞成陆定一同志对共青团问题的意见,认为应当有根本的改变。但提出今天不做具体的结论,不必叫朱毛团。不久之后的十月十八日,张闻天同志在《关于白区工作中的一些问题》一文中指出,现在已经是时候了。共产党员应该决然取消那些最少数的先进分子的秘密的群众组织,如象共产青年团,赤色工会等团体把这些分子放到许多更广大的公开的或半公开的群众团体中去,不论这些团体是在什么反动分子领导之下,或者根据各地具体环境,使他们去创造能够公开的群众团体,首先是抗日救国的团体。
  十一月一日,党中央在保安召开了专门讨论对共青团的改造问题的政治局会议。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博古、凯丰等。当时的少共中央局书记冯文彬以及赖大超、胡耀邦、陆定一、刘英等同志也参加了会议。
  冯文彬同志首先在会上做了共青团工作的报告。他总结列述了共青团在一年来的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对汉奸卖国贼做了英勇的斗争;成立了学生联合会组织;创造了新的工作方式;改正了过去对学生运动错误的估计等。同时也指出由于对统一战线的策略了解的不够清楚,共青团的工作还有一些弱点,主要是:青年运动开展的还不广泛;共青团的工作还只限于学生运动,缺乏青年工农群众的参加;仍表现出“第二党”倾向,团的组织仍然狭隘,在苏区工作不活跃等。冯文彬同志提出共青团应彻底改变过去狭隘的工作作风和方式,必须要在组织上性质上来一次大的改变,一切决定要适合改变团为广大青年群众的组织,要用抗日来教育青年……。对于白区、苏区和红军中共青团今后的工作方针,冯文彬同志提出的具体意见是(一)白区共青团的组织应当改变,团员应分布到青年群众的组织(不仅是左派组织,而是一切青年群众的组织)中去。在建立青年群众组织时,应有比较好的组织作它的核心,但名称不必统一,要适合环境,争取公开,(二)苏区与红军中共青团的名义可不改变,但组织与性质应改变,组织应扩大,并应在青年群众组织中建立党团。为了加强党对青年工作的领导,冯文彬同志建议在党内设立青年部。
  冯文彬同志报告后,会议对共青团改造问题进行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共青团的性质与任务应该改变,共青团组织不只是有共产主义者参加,应该吸收广大的青年群众参加,使团由狭小的组织变为广大的青年群众的组织。对改变共青团组织的名称问题,以为应该取消白区的共青团组织,用青年抗日会的名义来代替;苏区组织暂时不取消,只改变加入的成分和改变下层的组织。红军中的团组织,改变为青年队;讨论中还认为不需要统一的组织,可在各级党委下设立青年部对各种各样的青年组织加以指导,然后联合各个组织,逐步建立统一的组织。
  会议最后,张闻天同志做了总结,他指出过去强调共青团是党的助手,组织是以工人为基础的,性质是共产主义的;现在应当是非党的、群众的,一切反法西斯蒂的分子都要团结。为什么需要这样的转变呢?原因是:(一)主要是适应目前形势和阶级力量的变动,是适应新的形势而改变的,是从历史的发展而产生的(二)过去团那样的组织是需要的,因为党需要它那样的柱石的支持,现在党已成为领导全国革命斗争的中心,就不需要第二党组织形式的共青团了。(三)从各国青年运动的经验而得来的。因此对共青团,现在应用大的力量来迅速的改变。要取消白区的共青团组织,一切组织形式与方式都应当改变。可根据各地情形与条件。组织各种各样的青年组织。在党的下面,应组织青年部,但它不能代替青年群众的组织。在青年群众组织中应组织党团,现在的团员。大部分可以加入共产党。苏区团组织的性质、名称要改变,首先要据新训练干部,下层先改变,新的组织成立了,再取消区的团组织,以后逐渐取消县的团组织。总的名称改为“青年救国会”。取消红军中的团组织,在俱乐部下进行工作,已经具备党员条件的团员可以入党。
  会议决定用党的名义写一“决议”,由冯文彬同志负责起草。这个决议就是《中央关于青年工作的决定》,它发表在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出版的《党的工作》第十九期上。同期刊物上还发表了冯文彬同志十一月八日撰写的文章《使青年运动或为一个巨大的力量》,其中引用了《决定》中的一段话:“苏区与红军中的青年团,必须把教育训练青年成为自己的基本任务,使全苏区的青年成为全中国广大青年群众的模范”。
  从上述情况我们可以断定:中国共青团的改造,是直接根据于少共国际书记处的电报而不是根据于少共国际六次大会的决议。因为直到一九三七年十月上旬,党中央才收到少共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的决议——《青年统一战线底任务》,并把它发表于同年十月十六日出版的第二十期《解放》周刊上。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党中央对共青团的改造工作是从一九二六年一七八始,并于同年十一月一日作出了改造共青团的决定,使我党的青年工作开始了重大转变。
  以上就是我们对于共青团改造的时间与过程的研究情况,是否正确,请同志们特别是在一九三六年前后从事青年工作的革命老前辈批评指教。

  (载自《青运史研究》1985年第三期)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