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试论抗战初期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的特点与作用
 
柳清群 赵有奇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延安成为中国革命的指导中心。蒋介石把“剿共”重点转向西北,在西安一带布下重兵,强化法西斯统治,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西安既是全国内战与抗战的矛盾焦点,又是我党推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前沿阵地①。西安广大爱国青年,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影响下,在西安党、团组织被破坏后隐蔽下来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力量的宣传发动下,在党中央通过各种关系派往西安进行工作的党员负责同志的指挥下,在中共西北特支、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正确地贯彻执行了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成功地开展了一系列重大的抗日救亡斗争,在国民党制造第一次反共摩擦前的一个时期里,西安青运出现了异常活跃的局面,青年团体结成了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创造和积累了丰富经验,用抗日救亡的伟大成绩为国统区青年运动树立了一面旗帜。
  在整理编辑西安事变前后西安青年运动历史资料中,我们试从以下几方面对抗战初期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的特点与作用作粗浅论述,以求同行赐教。
  一、通过正确的政治口号,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使学生运动成为民族抗日救亡运动的先锋
  西安学生运动自1932年“四二六”惨案后,由于陕西反动政治势力猖獗和我们党内的左倾错误,党在西安地区建立的党团组织屡遭破坏,革命受到严重损失而一直处于低潮。但是,隐蔽下来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力量,从未停止过斗争,他们始终把传播党的思想的侧重面,放在对时局、对政治最敏感的青年学生身上。
  1935年北平爱国学生爆发了“一二九”运动,喊出了全国青年和人民的共同心声,掀起了全民族的抗日救亡运动。西安学生受到极大鼓舞,各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璇即投入了响应“一二九”,反对卖国自治运动,是年12月24日,西安一中、二中、女师、西师等各校学生联合给国民党中央和北平当局发出了声援北平学生的通电,向省府呈递了请愿书。当时北平学生的政治锋芒直接指向宋哲元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喊出了“打倒宋哲元”的口号,使宋及其统率的29军与北平学生处于尖锐敌对立场,学生遭到镇压。西安学生从自己以往的挫折和北平学生这一经验教训中受到启示,认识到正确的口号与主张是抗日救亡运动获得成功的前提。为此,各校学生在进步分子的影响下,根据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分析了宋哲元在抗日和华北“自治”问题上的矛盾心理,考虑他还有动摇性的一面,便在请愿书中策略地提出了“请求宋委员长哲元铲除汉奸,保护爱国运动”的口号,并致电宋哲元,袒诚陈述:“吾公忠诚谋国,薄海同钦,对此爱国运动,想当同情,用是请将被捕学生,讫令从速释放,嗣后并勿再拘捕,自摧民气。来日大难正待群策群力。悠悠千古,是非自存人心,尤望我公三致意焉。”用以激发、鼓舞宋哲元向抗日和保护学生运动方面转化。陕西当局尽管对西安学生在古城重新点燃的抗日怒火很仇视,但学生运动的口号却使得他们不敢采取武力镇压手段,只得用“免于考试”、“提前放假”的阴谋来破坏学运。各校学生组织,为了不使这刚刚抬头的抗日救亡运动受到挫折和损失,暂时停止了大规模的群众斗争方式,采用密秘串连方法加强学校间、学生间的广泛联系,保存和壮大自己的力量,准备和酝酿更大范围的斗争。1936年春,刘少奇纠正平津学生左倾冒险错误,提出了“拥护宋委员长抗日”、“拥护29军抗日”的口号,使学生抗日救亡运动在国统区取得了合法地位和能够蓬勃发展的可能。由此可见,西安学生在响应声援“一二九”运动,使西安学生由低潮转向高潮的斗争中表现了很高的政策水平和斗争策略。
  在伟大的民族解放运动中,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的首要任务是把广大无组织的青年动员起来,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西安学生在响应“一二九”中,一些中等学校就组织起学生救国会,建立了西安学联的雏形。1936年3月,各校学生救国会成功地组织了全市七千学生参加的追悼梅世钧④大会,扩大了抗日的宣传,赢得了社会支持。国民党陕西省党部和教育厅随即强令解散各校学生救国会,学校学生又相继成立了自治会,同乡会、读书会等团体,继续有组织地开展救亡工作。1936年民先全国总队部和北平学联派主要负责人组成代表团来西安,拜会了张学良、杨虎城,公开向西安学生报告了全国学运的情况及其经验教训。学运骨干分子在中共西北特支领导和代表团的帮助下,于10月初秘密成立了民先西安临时队部,11月15日,又在各校成立救国会的基础上成立了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从组织上建立了西安学运的领导机关。西安学联依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刘少奇制定的白区工作方针,在自己的宣言中公开表明,“希望政府支持我们,领导我们”;“希望社会各方面人士与我们通力合作”;“对学校当局,也希望指导我们,帮助我们”。⑤一开始就自觉地把西安学生运动置于西北地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中,在纲领和主张上与党在西安的统战工作保持了一致。
  1936年下半年,党中央根据形势的发展,停止了“反蒋抗日”的口号,制定了“逼蒋抗日”的政策。张学良、杨虎城随着党在西安上层统战工作的影响和“剿共”惨遭失败的结局,与蒋介石的矛盾日益加深,逐步走上了联共抗日的道路。蒋介石对张、杨由疑心、担心到直接施加压力,12月初再次亲赴西安督促剿共,镇压群众抗日运动,大规模内战一触即发。此时正置绥远战事吃紧,傅作义已率部抵抗,亟待蒋介石表示对日态度。为了发动群众逼蒋抗日,坚定张、杨联共抗日的决心,西安学联和民先组织,根据党的决定,借纪念“一二九”一周年之际,发动西安各校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和请愿斗争。万余名有秩序的游行队伍首先公开提出了“拥护蒋委员长出兵收复被占领土”⑥的政治口号,先后向西北剿共总部、省政府、西北绥靖公署递交了请愿书,最后冲破宪兵警察的层层阻挡,冒着严寒徒走临潼,直接向蒋介石请愿,要求蒋介石撤销剿共计划,与各党各派各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蒋介石恼羞成怒,电令武力镇压,“格杀勿论”。张学良为避免发生流血事件,驱车直追到十铺劝阻学生,真诚地表示在一周内用事实答复请愿要求。西安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与蒋介石的顽固态度,使张、杨受到很大震动,他们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于12月12日向蒋介石实行兵谏,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西安学生的请愿斗争,对于张、杨这一伟举,可以说是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在陕西国统区民众抗日救亡运动中,成为各界爱国人士所赞誉的一支先锋力量。
  二、以学生为主体,结成各界青年团体间的广泛联盟,用模范行动推动陕西民众救亡运动深入发展
  西安事变以后,中共陕西省委随即成立,为加强对学生运动的领导,1937年1月设立了中共西安学生工作委员会。西安学委在学联和民先中建立了党团,又相继在十多个学校建立了党的支部。这样,西安的学生救亡运动便在党的直接组织和领导下健康发展。
  西安学生始终把与工农和社会各界青年之间的团结与联盟,作为自己的神圣责任去努力促其实现。早在西安事变前,西安学生中的共产党即秘密加入到西安人力车夫行列之中,通过共同劳动与生活进行抗日宣传与组织工作,一些学运的重点学校也派出学生到纺织、面粉、火柴、邮电等行业的工人中进行抗日宣传。在学生运动的推动下,西安事变以后,工人中的抗日救亡呼声迅速高潮,12月下旬以来,相继有木泥业工人、起卸夫工人、印刷工人、运粮工人等救国会纷纷成立⑦。紧接着以青年学生为骨干成员的西北文艺青年协会、西安新文字促进会等青年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西安出现了比北伐时夺下武汉还要振奋人心的团结救亡的革命景象。“七七”事变揭开了全民族抗战的序幕——国共第二次合作。国民党政府以宋美龄名义建立全国性的妇女团体——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简称妇慰会),总会长是宋美龄,要求各省成立分会,以省长夫人为分会会长,县成立支会,县长夫人为支会长。党根据当时形势,指示国统区群众运动要争取爱国进步团体的合法地位,同时也要参与、领导一切公开合法的团体,以便贯彻执行党的主张,把各党各派各界群众都动员起来,争取抗战的胜利。中共西安高中女生部书记曹冠群与老党员李馥清、韩钟秀一起按照党的指示,着手进行成立妇慰会陕西省分会。1937年8月16日省妇慰会宣告成立,常务和执行委员,除一定比例的各阶层妇女代表人物外,基本上是进步青年女学生担任。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范围日渐扩大。
  为反对妥协退让,实现全省人民总动员,西安各青年救亡团体响应中共陕西省委号召,迅速把抗日救亡运动由西安推向各县,由城市深入到农村。西安学生分会⑧和民先西安队部,通过有效地上层统战工作,与省党部、省抗敌后援会首次联合组织了四个民众运动视察宣传队,于1937年10月赴东府、西府、渭北、陕南各县,宣传动员农民踊跃抗日。从11月起,西安学生分会以民先队员为骨干,先后组织了65个农村工作团(多数都建立了临时党支部或党团),分四批赴关中、陕西农村、运用集会演讲、登门访问、文艺演出、漫画标语等形式,宣传党的全民抗战路线和抗战形势,传授抗日救护知识,帮助乡村建立各种青年的、民众的救亡组织。
  1937年12月,省抗敌后援会颁布了《学生寒假工作大纲》。中共西安学委根据省委指示利用学生寒假工作大纲开展救亡工作,借宣传大纲的合理条文实现其宣传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通过西安学生分会和民先西安队部,组织了各个层次学生参加的70多个寒假工作团和流动宣传队,用省抗敌后援会的名义大张旗鼓、理直气壮的在关中、陕西、陕北各县以及河南、山西战区进行民众抗战的宣传、动员、组织等活动。工作团和宣传队不但深入到最下层的民众之中,而且十分注意同当地党政机关改善关系,取得合作。派到合阳的工作团,还通过统战关系,以国民党177师名义,给每个联保派去一名学生指导员协助工作。此次寒假农村工作,无论是组织领导和组织形式,还是工作方法和斗争策略,都吸收了一学期来农村工作的成功经验,“达到了西安学生开展农村工作的最高峰”。1938年春,日寇强占了黄河天堑风陵渡,步步向陕西逼进。为保卫陕西、保卫大西北,西安各青年团体又组织了十七八个战时工作团到临近战区的沿黄河各县,开展战时动员和组织工作,各青年团体还联合组织了前线慰劳队,到黄河沿线的国民党驻军中慰劳并作抗战宣传鼓动工作。在这一段时间里西安学生组织的农村工作团,寒假工作团、战时工作团以及各种宣传队达150多个,下乡工作时间持续半年之久,参加人员4千余人,其规模和作用都超过了“一二九”时期的平津学生,有力地推动了陕西国统区救亡运动的高潮,促进了西北地区抗日统一战线的发展,培养锻炼了一大批青年干部,绝大多数学生从此坚定地走上了革命道路,“西安学生成了抗战中全国青年干部供应的宝库之一”⑩。
  三、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在斗争中求团结,使西安青运的领导始终掌握在我党手里
  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局面的形成,使国民党陕西当局十分恐慌。1937年6月15日省党部一恢复办公,就授意省教育厅出面要求各校解散学生救国会,成立受他们指挥的学生自治会,以限制学生救亡活动范围,控制和操纵学生运动。中共西安学委及时提醒学联各级组织和青年团体,汲取北平学生分裂的教训,防止国民党收买利诱分化学生,并提出学联应保持无党无派的态度,争取公开活动和合法存在,扩大民主宣传,巩固学生团结。各校学生救国会根据学委的意图,发动学生起来开展拥护学联,向西北行营和省党部、省政府请愿,要求撤销成立学生自治会决定、广大学生维护学生抗日统一战线的坚定立场和果敢行动,使得西安当局的阴谋无法得逞。此后,陕西党政当局企图用缓和的态度和金钱收买来达到分化学生的目的,以百元大洋为诱饵,捐助于西安学联,学联立即公开登报鸣谢,再次揭穿其诡计。在工作方式上,学联“采取合法态度,也会引用总理的遗言,委员长的革命言论来发挥自己的主张,给他们上‘条子’,并建立起学联的信仰”。(11)致使当局无耐,既不敢明令取消,又不好干涉学联工作。
  1937年9月,第二次国共合作形成,两党只是政治上的联盟,没有统一的组织形式。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既受着这种形势的制约,表现出许多与全国一致的地方。又由于西安特殊的条件而又有新突破,有着明显的西安特色。这就是:坚持独立自主、民主、平等、统一联合的原则,根据形势的发展和环境的变化,创造了多种形势的统一战线,既有正式的统一机构,又有临时的统一组织,更多的则是独立组织与联合行动的结合。
  一是,在斗争中建立了陕西国共两党共同领导的,包括西安全体学生的民主的、公开合法的、统一战线的陕西省抗敌后援会西安学生分会。1937年8月,国民党为了包办控制陕西民众运动,成立了官办的陕西省抗敌后援会,又假借统一之名,于8月24日再次下令解散西安学联、陕西省学联、西北各界救国联合会。学联和进步青年团体,根据省委和西安学委提出的“巩固团结广大学生的力量,扩大团结京津沪流亡学生,加强与外县学生的联系,形成全陕西学生统一救亡组织的方针,坚持西安学生必须有总的独立组织的正义要求,同党部据理力争。通过谈判、斗争和必要的让步,迫使国民党陕西当局改变了取消西安学联的决定。为了有利于团结抗日,有利于党领导下的学生组织取得公开合法身份领导西安学生救亡运动,西安学联根据党的统一战线策略原则,在省抗敌后援会实行改组的条件下同意把“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改名为“陕西省抗敌后援会西安学生分会”(简称西安学生分会)“成为包括西安大、中、小学全体学生在内的名义上由国民党省抗敌后援会领导,实际上是受共产党直接领导的西安学生统一战线组织,把2万多学生组织团结到抗日救亡运动之中,成为西北地区救亡运动中强有力的支柱和“中国学联最好的模范分会之一”(12)。
  二是,制定西安六团体《共同活动纲领》,从思想认识上和抗日行动上统一了西安青年救亡运动。西安青年运动日渐高涨,给陕西国民党顽固派带来严重威胁和压力,西安学生分会地位的巩固和提高引起了省党部的密切注视,他们改变了对待青运的政策,于1937年11月建立了由他们操纵的西北青年抗敌协会(简称抗协)。用特务手段蒙骗学生参加,培植御用力量,玩弄北平学生右派伎俩,预谋建立西安新学联,企图破坏青年抗日统一战线,夺取对青运的领导权。学生分会遵照中共陕西省委指示,采用“攻势防御”战术,加强和巩固学生内部的团结,在政治上分化瓦解抗协,在救亡工作上尽量与其合作,在组织上动员进步青年参加进去,争取把抗协转变为真正的救亡团体。
  党中央对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出现的新动向十分关注,周恩来即于12月17日在西安邀请各青年团体代表同国共两党的陕西负责人举行座谈会。会上,周恩来向各方人士报告了抗战形势,号召各界统一意志、免除摩擦,共同担负起抗战责任。周恩来还特别强调要从大局出发,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西北青救会冯文彬等主要负责人,也在青年学生中公开讲演,耐心地做说服解释工作。西安各青年学生团体,根据中共陕西省委的意见和周恩来讲话精神,在西北青救会的主持下,西安学生分会、民先西安队部、平津同学会、省妇女慰劳会、西北文艺青年协会、西北青年抗敌协会六团体制定了《共同活动的纲领》。纲领规定学生分会为西安学生最高领导机关,各青年团体服从学生分会。学生分会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帮助各团体发展,避免无谓的摩擦,从而进一步把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三是,卓有成效的在广大青年中宣传并坚持我党统一西安青年运动的正确主张。
  1938年4月初,西安学生分会参加全国学联代表大会的代表,受中国青年救亡协会委托,回西安后积极着手建立中国青年救亡协会西北分会。为此,西北青救会西安办事处,民先全国队部、西北队部和西安地方队部,通过舆论工作在西安公开呼吁统一青运;西安学生分会,省妇女慰劳会积极着手筹备青协西北分会,各进步青年团体还在“五四”专门举行了统一青运座谈会。而国民党领导的抗协、抗先态度极为冷淡。5月下旬,为欢迎世界学联代表团来西安,西安国共两党领导的16个青年团体召集联席会议,在省党部的同意下,成立了西北青年招待世界学联代表团委员会,选出西安学生分会、平津同学会、省妇慰会、民先全国总队部、西北青救会、抗协、抗先7单位为常委,并兼负筹备西北青运统一组织之责任。省党部企图乘此之机操纵统一西北青运的领导权,继续打击、压迫被下令解散的西北青救会等13个“非法”救亡团体,强令解散西北青年招待世界学联代表团委员会,策动抗协、抗先发起组织中国青年抗敌协会西北分会,把青年团体分为合法和非法,只许合法团体参加,不许民先、青救等“非法”团体加入,捏造了20多个实际不存在的青年团体名字,以便在会场上形成绝对优势,同时又抛出“一元化”、“化学的化合”等谬论,以便他们用一种单一固定的组织形式包办青年运动。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面临严重威胁。
  在这场斗争中,西安学生分会接受中共陕西省委对西安形势正确分析,并根据省委书记关锋在《西北》上发表的《我们对于统一西北青运的意见》中提出的“各种青年团体必须在抗日救国的大前提下与各团体共同遵守的行动纲领之下,建立起青年统一战线和共同的领导机关”(13)的主张,一方面组织全市学生讨论,一方面通过参加抗协西北分会的筹备工作来贯彻这一正确主张。学生分会在筹备起草抗协西北分会纲领中提出:“在三民主义最高原则下。依据抗战建国纲领’团结全西北青年,集中力量消除摩擦,有计划有系统地开展各种统战工作。”“在不违背统一纲领及正确原则下,各会员团体有其独立性”,(14)得到了其他团体的赞同,被中国青年抗敌协会西北分会所采纳,这就促使其抗协西北分会成为一个联合性质的组织。虽然民先队、青救会等组织被当局指控为“非法”团体而排斥在外,但却争取了基督教男青年会、女青年会、妇女分会的赞成与支持,团结了广大范围的青年学生,挫败了国民党顽固派压制、包办西安青年运动的阴谋。
  四、运用灵活的斗争艺术,争取青年抗日的民主权利;根据形势的变化,及时转变工作方式
  1937年春,国民党在西安恢复了统治地位后,逐步限制、取消青年学生的抗日民主自由权利。5月至6月,省教育厅为奴化学生思想,下令已受过军训的学生再受3个月特训,西安学联根据中共陕西省委,中共西安学委的指示,发动了“反对国民党特训、要求抗日军训”的斗争。通过集体请愿、派代表谈判,迫使省政府和西安行营答应学生提出的“改变军训内容、改善学生伙食、保障课外活动自由、二六级免训、二七级少训一日”的要求。军训中的学生党员和民先队员,十分讲究斗争策略,组织同学们集中打击最坏的军事教官,对于一般的管理人员则加强感情联络,消除敌对情绪,这样,既改善了学生与一般官兵的关系,生活待遇得到了改善,又争得了在军训中公开议论抗日民主和统一战线的权利,还利用此机会同陕南、陕北的学生建立了联系。
  同年6月的一天,西安教师训练所一位学生出面劝阻正在欧打洋车夫的警察,却横遭警察毒打。西安学联闻讯,发动了全市所有中小学学生和教职员向公安局示威请愿,派代表提出具体条件进行交涉。该局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接受全部条件,惩办了打人凶手,为受伤学生治病,公安局长登报道歉,并通令部下以后不准再打人。斗争取得胜利,学生的民主权利得到了保护。
  1938年春夏,省党部先后两次下令取缔西北青救会、民先队(包括全国、西北及陕西各级队部)、西北文艺青年协会、西安新文字促进会、等十三个救亡团体,屡次呈文、代电于国民党中央执委会社会部、军委会,要求严加惩办,并先后逮捕了民先、青救会、新文字促进会的五名负责人。各青年团体在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积极开展了慰问、营救“五青年活动”,与国民党顽固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省委负责人多次在报刊上发表专文与谈话,西北青救会、民先全国、西北、西安三级队部等团体相继发出快邮代电和告社会人士书,分别向省党部提出抗议,希望以抗日为前提,以团结为原则,保障救亡团体合法地位,释放被捕五青年。西安“八办”领导人林伯渠亲自出面同省党部交涉指导这场斗争。西安所有“非法”和“合法“的进步青年团体,在党的总设计下,用一种使当局十分恼火的斗争方式,联合起来跟他们“流泪”,每天从早到晚不间断地组织各界青年和学生一批接一批地轮番到监狱探望。慰向五青年”,“把羁押五青年的地方变为西安青年的圣地。”(15)从狱中传出五青年声述抗战无罪,决不屈服的书信,把全国各地救亡团体和各界爱国人士的来电、来函和声援文章转给五青年,搞得省党部欲止不能,棘手万分。9月初,周恩来路过西安,与省党部据理交涉。顽固派自知众怒难犯,无可奈何的于9月4日宣布“五青年”无罪,予以释放。被下令解散的各青年团体在逆境中继续坚持救亡活动。这场斗争不仅捍卫了青年的抗日民主权利,也进一步体现了西安青年团结统一的力量。
  1938年夏,国民党陕西当局全面实施了镇压西安青运、迫害进步青年的反动政策,西安青年抗日战线受到严重威胁。在白色恐怖下,西安各青年救亡团体,根据中共陕西省委作出的转变国统区群众运动方式的指导性意见,首先开始了从工作方式到组织形式的转变。西北青救会西安办事处、民先西安、西北队部和全国总队部,由公开转向秘密。民先西北队部把办公地点从西安师范转移到平民坊5号,又在西大街租了两间民房,成立“家庭”进行掩护,主要负责人隐蔽分散居住。民先西安队部在国民党办的暑期集训队就停止了上下级联系,活动置同级党组织领导之下,利用读书会、歌咏队、剧团、球队等形式继续团结教育青年,对暴露了身份的民先队员,有的迅速输送到延安各干部学校学习或工作,有的安排到农村做基层工作。还采取有效的方法,对队员加强了政治理论学习和革命气节教育。
  西安学生分会虽然是省抗敌后援会领导下的完全公开合法团体,但国民党顽固派从未停止过对其进行刁难、瓦解、打击和摧残,乃至集中党、政、军力量挟迫学生分会解散。1938年暑期开学后,正当各校学生支会和西安学生分会进行改造之机,省抗敌后援会10月9日登报要求各校学生支会改称为“学校支会”,并函令省教育厅整饬和依法调整,强令西安学生分会立即停止活动。西安学生分会代表全市学生利益,立即向省抗敌后援会呈文要求撤销命令,同时发动各校学生开展讨论。进步力量雄厚的西安师范,坚持改选了学生支会,抵制了学校支会的成立。省党部气急败坏,发出了最后通告,直接任命了学校支会的人选。在日寇轰炸形势更为紧张的情况下,中共陕西省委和西安学委指导学生分会,灵活地转变斗争方式,在不放弃正确主张的前提下作出适当的让步。学生分会一方面声明,在未接到国民党中央军委会政治部对所申述理由作出批示前暂不活动;一方面动员各校学生参加学校支会,争取掌握学生运动的实际领导权。学生分会还因势在学生中建立起各种小型分散的读书会、同乡会等组织形式,继续联合进步学生坚持抗战宣传,从而保存了一批学运骨干和进步力量。1938年12月下旬,中共陕西省委扩大会根据全国党的青年工作会议和省委二次扩大会议的精神,提出了陕西国统区青年工作具体转变的措施。西安青年抗日统一战线在原来的基础上进入一个新阶段,民先队完全停止了工作,相继建立了许多学术性、娱乐性的弟兄会、图书会、璧报社等公开合法的青年团体,在校内则采取有效方式同国民党领导的抗协、抗先、三青团进行合作,学生党员和进步分子以灰色面目出现,参加到对方的组织中去,“他们做官;我们做事,”(15)在埋头苦干的实际工作中起骨干作用。工作重点由校外转入校内,工作内容由纯政治性活动转向与学术性、经济性斗争相结合,大批进步同学随着西安各校的南迁转入农村和中小城镇在那里坚持抗日救亡斗争。
  中共中央书记处1937年10月17日通过的《中央关于开展全国救亡运动的指示草案》指出:“应该用一切方法力争各种群众运动的救亡团体的公开存在与公开活动,力争救亡运动中共产党的主动性。在受国民党压迫时,应该动员社会舆论与群众斗争力量,决不因为国民党的恐吓与利诱而放弃自己的阵地。”西安青年抗日救亡统一战线的形成与发展,它的主张与活动,它所坚持的立场与斗争策略完全符合《指示》精神,许多地方都表现出相当敏锐的政治嗅觉。因此,它所产生的作用,它的成功经验,无疑对于党中央指导整个国统区青年抗日救亡运动提供了理论的和实践的依据。
  
  (载自《抗日战争时期青年运动专题论文集》延边大学出版社1988年7月出版)
  注释
  ①《陕西青运史工作通讯》1987(专号)朱平同志讲话节录。
  ②1934年4月,蒋介石的忠实走狗戴季陶打着“视察西北”的幌子,在西安进行反共活动,激起广大学生的愤怒,各校开展了躯戴斗争。25日学生烧毁了戴的汽车,斗争持续了两小时。26日晨,军警包围各校镇压学生运动,被打伤者10余人,被捕者100余人。
  ③西安《新春日报》1935年12月25日。
  ④1936年2月4日,上海大华商厂爱国工人梅世钧惨遭日本监工毒打后身亡。清华传至西安,各校救国会决定举行追悼大会和游行示威。3月7日上午各校学生在革命公园隆重举行追悼大会,会后进行了游行示威。
  ⑤《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成立宣言》,《陕西青运史资料》第二辑,第73页。
  ⑥1936年12月9日,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一二九”学生运动一周年纪念口号,存陕西省档案馆。
  ⑦《西安文化日报》1936年12月。
  ⑧1937年9月26日成立。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为取得合法身份,在不放弃主张有利于抗日的前提下,同意改称为“陕西省抗敌后援会西安学生分会”,实际上依然是接受共产党领导的西安学生统一战线组织。
  ⑨1938年2月中共陕西省委青委《两年来陕西青年运动及发展》,存省档案馆。
  ⑩劲夫《一年来西安学生运动的回顾与展望》,1938年4月《西北》12期。
  (11)《北联的近况》1938年6月27日,省委驻西安领导人给省委的报告,存陕西省档案馆。
  (12)《群众周刊》1938年7月,李昌《西安青年的救亡运动》。存陕西省档案馆。
  (13)1938年6月《西北》第16期。
  (14)(15)1938年11月,冯文彬在西青救会全国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16)1939年7月27日,中共陕西省委青委《半年来陕西青年工作报告》,原件存陕西省档案馆。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