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抗日战争前期广东青年的统一战线工作
 
曾建昭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抗日战争时期特别是前期,在中国共产党广东党组织的领导下,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广东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坚决贯彻党的“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统战方针,认真做好青年统战工作。这对于促进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动员全民抗战,蓬勃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发展人民抗日武装力量,保证抗战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起了积极的作用。
  一、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建立广东青年抗日统一战线
  抗战以前,尤其经过“一二九”、“西安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鉴于华北事变,日本帝国主义欲独占中国,日本与英美帝国主义矛盾的加深,“由于中日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国内矛盾降为次要和服从地位。”①我党及时调整政策,改变原来的“逼蒋抗日”方针为“联蒋抗日”,为第二次国共合作创造了条件。
  1937年芦沟桥事变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立即号召“全国同胞、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②党领导的西北青年救国会,为集中青年抗战力量,也向全国青年号召:(1)不分党派,不分阶级,不分信仰,不分性别,在抗日救国的目标下,全国青年大联合。(2)放弃党派成见,放弃互相攻击,全国各地的青年互相协助,产生全国及各地的青年统一组织。(3)在民主的原则下取决大多数领导机关由大多数人选举产生。(4)由各级青年互推代表,召开全国青年救国代表大会,决定抗日救国的共同纲领。(5)争取青年生活上经济上政治上的一切改善。③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1937年9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广东省委和青委坚决拥护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于同年7月25日发动广州市各界15万群众参加抗日御侮救亡示威大游行。12月9日又发动各学校学生团体,联合举行“一二九”运动两周年纪念示威游行。12月间,在广州市各学校学生代表(包括左、中、右)联席会议上,以抗日救亡为行动纲领建立起广州学生救亡联合会,统一领导广州学生运动。这一广东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的雏型,在华南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此,全省各地先后建立起各种形式的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组织。主要的有:1938年1月1日,由“广州市学抗”、“救亡呼声社”、“青年群社”、“平津同学会”、“留东同学抗敌后援会”、“中山大学抗日先锋队”、“中大附中青年抗日先锋队”、“青年抗日先锋团”等8个青年团体联合成立的“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以及以后相继成立的“岭东青年抗敌同志会”(简称“岭东青抗”),“梅县学抗会”、“南路青年抗敌同志会”和“香港学生赈济会”等等。这些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动员和带领广东青年积极投身抗日战争,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二、克服关门主义残余,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动员民众抗日
  对于第二次国共合作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广东党员干部大多数是能正确认识和拥护的。但是也有少部分人认识不足,行动不够有力,影响了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因此,努力克服关门主义残余,大力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是发展第二次国共合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广东青年在这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当时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一个主要障碍是党内存在关门主义残余的倾向。广东曾是第一次国共合作和大革命的策源地,广东党组织富有光荣的历史,广东党组织及其领导的左翼革命组织,虽然,屡次遭到反动派的严重破坏,但是革命火种没有熄灭。在发展组织上,多在进步青年群众的圈子中进行,采取慎重的“纯粹又纯粹”的态度,对同盟军友军“漠不关心”,对后进群众更是“不理不睬”。④主观上对革命形势任务的改变,党的策略应该改变没有认识,对第一次国共合作的经验教训缺乏正确的了解。为了统一党的干部包括青运干部的认识,广东党组织进行了克服“左倾”关门主义的教育,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有关抗日统一战线的指示精神,着重说清三个问题:(1)革命策略应服从形势的需要。“当着革命形势已经改变的时候,革命的策略,革命的领导方式,也必须跟着改变。”⑤讲清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国内阶级矛盾降为从属地位,与资产阶级及国民党蒋介石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可能性。(2)全面正确了解第一次国共合作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我们必须坚持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的领导权,采取又联合又斗争的原则,力图避免第一次国共合作中我党失败的教训。(3)革命总是多一些人,比孤家寡人的策略好。在统一战线中,要贯彻不分阶层、地域、先后等原则,在抗日救国的旗帜下,把千千万万的民众团结起来,组成浩浩荡荡的抗日大军。经过党的教育,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基本克服了党内关门主义的残余。同时,贯彻我党关于改造共青团的决定的精神,把外围各种青年群众首先是进步团体广泛团结起来,迅速地组织更多的青年群众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的洪流中去。
  广东的广大青运干部和青年学生大张旗鼓地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动员民众把抗日救国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他们除了办好青年学生自己的《先锋队报》、《抗敌导报》、《学生呼声》、《惠阳青年》等报刊,翻印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等著作,来宣传教育更多的青年群众参加抗战以外,还针对青年群众的特点,采取各种生动活泼,并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如:口头宣传、教唱抗日歌曲、演剧宣传、书报宣传、组织下乡宣传队和华侨、港澳同胞回国(乡)服务团(队)进行宣传等。广东青年和海外爱国侨胞结成统一战线,一致抗日救国。如1938年暑期,仅“抗先”就动员五百多名学生组织30个下乡宣传队,到全省各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⑥同时,“香港学生赈济会”、“惠阳青年会”等青年团体通过各种渠道,在华侨、港澳同胞中组织青年学生回国(乡)服务团(队)数十个,⑦人数可达1千人以上,到全省东江、西江、北江、南路、琼崖等地进行抗战宣传和服务,和“抗先”、“青抗”的同志一起,站在抗日救国的前列,做了大量的抗战工作,起到了很好作用。
  三、做国民党和地方实力派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
  广东青年不仅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积极宣传者,而且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忠实执行者。
  抗战前,国民党中央刚赶走地方陈济棠势力,但同新的地方势力余汉谋仍有矛盾,国民党各派系之间也存在矛盾。国民党中央拟通过国民党广东省、广州市党部,各自成立党部领导的青年团体,以包办青年运动。针对这一情况及我党其它情况,1938年4月中共广东省委工作的总方针是:“一、以建党为中心,切实搞好建党的工作基础。二、以公开的形式参加国民党当局所领导的团体,坚持独立自主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三、向广东国民党当局较开明的余汉谋、谌小岑、钟天心等上层人士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⑧广东青年工作干部根据党组织的总方针协助做好国民党政府及广东地方各派系的工作,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和广东青年统一战线的蓬勃开展。
  对国民党当权派,主要向他们宣传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是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兴亡,国共两党前途的大事。大敌当前,只有团结御侮,才是中华民族和每个中国人的唯一出路和光明的前途。通过深入细致的宣传发动工作,促使第四战区司令张发奎、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魂及其亲属对抗战工作有了新的认识,以致张发奎“虽然颁发防止异党活动的命令,但是对青年是同情的,尤其是他下面的蒋光鼐(参谋长)、李章达(广东法官救国会华南负责人)及上海来的文化人何家槐、左洪涛(都是秘书)等对青运是赞助的。”⑨省委为了加强统战工作,还派出区梦觉、杨谨英、杨行等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到国民党广东新生活运动促进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工作,以公开合法的身份支持李汉魂夫妇,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到前线抢救难童,建立保育院妇运工作,⑩有利于抗战工作的开展。
  对广东地方实力派,对驻粤国民党军队余汉谋等地方实力派,凡符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行动我们采取坚决支持的态度。“抗先”成立之前,除了向国民党省党部注册备案和接受各方面的援助外,中山大学的“抗先”还向十二集团军的余汉谋献旗,听取他的训话。这表明“抗先”不是依靠国民党某一派系的力量,尽量避免或减少国民党中央与地方势力的摩擦,不影响他们之间团结抗日,且保持青年统一战线组织的独立性,有利于开展广东的青年统一战线工作。1939年4月,根据我党中央关于“最普遍地推动友军、友党进步”的指示,并结合当时战时动员委员会撤销、战时工作队被解散的情况,广东省委青委动员了一百多名党员和六百多名进步青年参加国民党驻粤北的十二集团军政工总队,接受军政训练,加强了该军的政治工作,促进了做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有益于抗战。
  对国民党其他派系和开明人士,在抗战中,凡符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行动都积极支持。如支持广州市国民党部书记长陈宗周的“市学联”,作为广州学生抗日御侮的统一组织;又支持国民党省党部书记长谌小岑组织的“救亡呼声社”。1939年5月,“抗先”粤中区区队部成立时,公选了支持“抗先”活动的粤中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古鼎华为粤中区队长。这样,“抗先”粤中区队就能利用古鼎华的名义,比较顺利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南路第七游击区张炎部在我地下党组织的动员争取下,对张炎做了大量工作,提高了该部官兵的抗战觉悟,从而在该部组织抗日宣传队,并成立了八百多人的学生军,进一步壮大南路青年抗日统一战线队伍。在这方面,“岭东青抗”等组织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四、实现青年统一战线,在抗日战争中发挥青年的先锋模范作用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抗日战争中,在广东建立青年统一战线的组织之后,带领全省广大青年在抗日武装斗争和打败日本侵略者中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
  (一)带头参加军队,站在保家卫国的前列。绝大多数青年对参军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爱国热情很高,但由于几千年封建剥削思想的影响,也有些青年群众残存着“好铁不打钉,好仔不当兵”的错误思想。针对这些青年群众的思想,我党的青运干部和各青年团体通过青年群众座谈会、大会,进行抗日救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指明抗战的伟大意义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每个中国人的神圣职责,逐步在民众中形成“一子参军、全家光荣”的风气,动员青年、学生带头参军参战,为保家卫国而战。经过发动教育,许多青年特别是共产党员和学生青年投笔从戎、移风易俗参加军队,以保证兵源和军队的素质。如1938年4月,动员八百多名进步青年学生参加民众动员会,组织了30多个战时工作队,奔赴东江、西江、北江和中区进行战时动员和参加抗日武装斗争。(11)在抗日救亡运动中,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便介绍了一千多名工人、学生、青年爱国侨胞到延安学习和参加八路军、新四军,有力支援了抗日战争。(12)据1939年夏不完全的统计,“抗先”队员由二千人发展到一万二千人,“青抗”队员由五千发展到一万以上。还有通过“抗先”组织起来的青年妇女团体七千多人,农民抗敌同志会和自卫团五千人,开办的民校夜校有五万多人,(13)对全民的抗日武装斗争起了积极的配合作用。
  (二)学习军事知识,培养抗日武装骨干。学习军事和救护知识,支援前线,随时准备打仗,是青年在抗战中光荣而应尽的任务。1938年暑期,广东国民党政府为了抵抗日寇侵占广州,而组织“广东省高中以上学生军事训练”,当时中共广东省委和广州市委为了加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团结抗日、改造国民党军队,决定派在学校中的共产党员和动员“抗先”队员参加军训队,以便宣传党的主张,团结群众,并争取部分党员和进步青年担任国民党下级军官,成为抗日的武装力量。省青委和青年工作者坚决贯彻党的指示,抽调一百多名党员和二三百名“抗先”队员参加军事训练,在军训队中成立三个地下党支部,做好该队的抗日统战工作,广州沦陷后,该队迁到连县,继续做了不少抗日救亡和培养抗日武装干部的工作。同年7月间,香港惠阳青年回乡服务团,争取当地驻军的支持,利用驻军的营地和军官。举办了150多名爱国青年参加的惠阳沿海青年武装训练班,为人民抗日武装培养了军事骨干。在这方面,岭东、琼崖和南路等地的回乡服务团和“青抗”组织也做了大量工作,为后来建立人民抗日武装,开展华南抗日游击战争做了一定准备和打下了基础。
  (三)英勇顽强杀敌,打击日寇侵略。我们需要全面而持久地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战争,取得抗战的胜利,光有抗日军队的正面战场是不够的,还需要有群众的侧面(主要敌后)战场的配合。“抗先”、“青抗”等青年抗日组织在直接参加对日寇作战中起了先锋作用。1938年10月下旬在保卫广州的战斗中,日军数百人沿东江经增城仙村、西福河口、白鹤州一带,向广州进攻,“抗先”增城工作队领导的三区常备队、雅窑常备队和仙村雅窑两个自卫团大队及这一带群众数百人前往截击,从上午激战到傍晚,青年们作战非常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以低劣的装备抗击日寇,击毙日军约20名,击沉敌气艇1艘,缴获木船1艘、枪枝弹药和军用品一批。数天后,日军百余人又来报复进犯,在大敦与沙头之间被我常备队及武装群众击退,配合了国民党正规军队,为保卫家乡和广州作出贡献。同时,狠狠打击敌人“如入无人之境”的嚣张气焰,大振军心民心,成为增强我党领导的第一支抗日武装。(14)又如,1939年3、4月,参加国民党十二集团军政工总队训练的八百多名“抗先”队员和进步青年,结业后被分配到所属师,团政工队工作,从事抗日宣传和政治工作,大大鼓舞了士气。官兵英勇杀敌,在粤北保卫战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为抗战胜利贡献出力量。
  由此可见,抗日战争前期广东青年的统一战线工作是好的,曾受中共广东省委和中央青委负责同志的好评。正如原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委员会副主席、老同志温焯华说:“1937年至1940年这段期间,广东党组织在统一战线方面就搞得很好,是较为成功的。如果在抗战初期没有统一战线工作,就没有蓬蓬勃勃的抗日运动。”(15)1938年12月,中共中央青委书记冯文彬在全国青年工作会议的报告中也指出:“中国青年统一战线的发展,必须透过国民党的形式。如浙江的青年服务团、江西的青抗、广东的抗先、山西的青救、全国学联等等,都是以国民党领导的形式出现而得到大发展和形成统一的。”“青救、民先等是党领导下的主要团体之一,必须争取继续发展。”总之,第二次国共合作抗战前期,广东青年的抗日统一战线组织是符合我党中央和省委指示精神及全国人民的愿望的,其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载自《抗日战争时期青年运动专题论文集》延边大学出版社1988年7月出版)
  注释:
  ①《毛泽东选集》第231页
  ②《毛泽东选集》第338页
  ③冯文彬《西青救两周年》。1939年5月《中国青年》一卷二期
  ④《广洲青运史资料与研究》总第十期第13页
  ⑤《毛泽东选集》第136页
  ⑥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委员会办公室等编《抗日战争时期的广东青年运动》第63页
  ⑦⑧⑨⑩(11)(12)《中共广东党史大事记》(民主革命时期)第79、71、9、77、74、70页
  (13)《广东青年工作报告》《抗日战争时期的广东青年运动》
  (14)杨步尧《抗先队和武装斗争》《广州青运史资料与研究》总第十期。
  (15)《广东党史通讯》1986年(增刊1)第53页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