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成都民先队的历史作用
 
王玉生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了对华侵略。国难当头,北平爆发了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在抗日救亡的强烈呼声中,因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镇压而沉寂一时的成都青年运动开始复苏。1936年8月,成都爆发“大川饭店事件”。数千爱国学生和各界民众,奋起反抗日本帝国主义非法在蓉设置领事馆和倾销走私日货。愤怒的群众捣毁了日本人下榻的大川饭店,并打死了两名日本侵略者。这一事件,拉开了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序幕,进步青年和学生纷纷秘密组织救亡团体开展抗日活动。10月,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都部队应运而生。
  成都民先队受全国民先队总部的直接领导,是其地方组织。她从1936年10月创建,到1938年5月因其队员绝大多数被吸收为共产党员,遵照中共四川省工委的指示基本上结束组织活动,先后经历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战斗历程。在这短暂的岁月里,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能够蓬勃的兴起和发展,从而推动整个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成都民先队对此作出了重要贡献,发挥了不可低估的历史作用。
  成都民先队的历史作用,首先在于她在四川党组织尚未恢复的特殊环境中,以进步青年为骨干,将广大群众团结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基本实现了党对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
  四川自从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异常严重,党团组织屡遭破坏,大批革命者先后被捕遇难。1935年春,中共四川省委以及下属各级组织再次遭到严重破坏,党的组织活动被迫停止,革命斗争转入低潮。10月,红军长征的胜利,接着一二九运动的爆发,使四川人民特别是青年学生重新受到了鼓舞。当时,以刘湘为首的四川军阀与蒋介石集团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蒋介石借追剿红军之机,派遣参谋团和特务别动队入川,在四川大肆扩张势力,严重威胁着四川军阀的生存。中共上海局及时派张曙时等同志入川,开展情报工作和上层统战工作。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推动刘湘将一贯反共的政策逐步转变为“抗日、反蒋、联共、建川”的政策,从而为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创造了有利条件。形势出现转机,使一些失掉关系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学生看到了曙光。在党的抗日救亡号召下,他们开始行动起来,串联人员,组织了业余读书会、学生救亡联合会、海燕社等青年团体。但由于这些团体没有党的组织领导,缺乏明确的奋斗目标,加之规模小,组织松散,因而无力担当起领导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责任。历史需要领导者。党领导下成都民先队,作为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适应历史的需要,逐渐肩负起了成都地区救亡运动的领导重任。
  成都民先队是由受北平党组织和民先队总部直接领导的共产党员、民先队员韩天石和王广义来成都后,联合四川大学、省立成都师范等校的进步学生建立起来的。
  韩天石原是北京大学物理系学生,一二·九运动的骨干。1936年初入党后,被分配到学联工作,为北平市学联党、团委员。后因在反对国民党迫害爱国学生三三一抬棺游行中暴露,被学校开除,遭军警追捕。王广义原是山东大学物理系学生,1930年由共青团转党,因组织同学参加一二九运动,被山东反动当局“押解出境”。之后,他到达北平,找到党组织,留在北平从事群众工作。1936年暑假,四川大学在全国扩大招生,中共北平市委指示韩天石和王广义报考、转学到四川大学,开展革命活动。
  韩天石和王广义到成都后,进入四川大学理学院学习。由于四川党组织尚未恢复,他们的党的关系无法接上,于是决定先建立民先队。当时川大法学院学生周海文、胡绩伟、涂万鹏等受失掉关系的共产党员车耀先的影响,思想倾向进步。他们与韩天石、王广义等结识后,思想观点一拍即合。于是,韩天石、王广义、周海文、胡绩伟等分头串联了四川大学、省立成都师范等校的进步学生16人作为发起人,于1936年10月上旬,秘密召开了成都民先队成立大会。会上根据北平民先队的《成立宣言》、《斗争纲领》、《工作纲要》,制定了成都民先队的斗争纲领和工作纲要,选举了领导机构——成都民先队队部:韩天石为队长,王广义、周海文、胡绩伟、涂万鹏为队委。成都民先队通过韩天石和王广义同全国民先队总部联系,接受其领导。全国民先队总部也不断通过各种渠道,给成都民先队送来文件和指示。
  成都民先队的建立,使进步青年有了自己的核心组织,抗日热情不断高涨。民先队首先在四川大学、省立成都师范、成都县中、华西协中、协进中学等大中学校发展了一批进步学生入队,并以他们为骨干积极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团结爱国青年,组织群众投入党领导下的抗日救亡运动。同时,队部编印了《民先汇报》和《M·S》(民先汉语拉丁化缩写)周报等油印刊物供队员传阅,并组织队员系统地学习民先队的纲领,学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等基本知识,以提高队员的政治思想觉悟,增强民先队的战斗力。如果说,由于严酷斗争条件的限制,成都民先队在成立初期还带着团的秘密性质,局限在少数进步青年中,那么随着西安事变的发生,为适应变化的形势,成都民先队开始积极放手发动群众,在抗日民众中迅速壮大自己的队伍。短时间内,成都民先队发展了大批队员,建立起区队、中队和支队各级组织。1937年5月,由失掉关系的共产党员饶孟文领导的海燕社合并于成都民先队。这时,成都民先队达到160多人,成都地区大中学校的进步学生,基本上被组织起来。同时,成都民先队通过学生救亡联合会,以及全面抗战爆发后成立的天明歌咏团、群力社、大声社、星芒通讯社等救亡团体,将广大爱国青年及群众团结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到中共四川省工委建立时,成都民先队已有近300名队员,不仅在成都地区发展起各级组织,而且在三台、罗江、乐山、荣昌、广安、灌县、新都等地也相继建立了组织;不仅成都大中学校有了民先队员,而且在书店的店员中、印刷厂的工人中、自行车修理工人和小学教师中,也有了民先队员。至此,成都民先队基本上把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统一起来,实现了党对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
  成都民先队的历史作用,同时在于她作为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勇敢地站在时代的前列,推动了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和高涨,促进了成都地区各界抗日救亡团体的联合和全民抗战局面的形成。
  毛泽东同志说,五四以来,中国青年们起了某种先锋队的作用,即带头作用,就是站在革命队伍的前头。成都民进队便起着这种先锋队的作用。组织刚萌芽,民先队员便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他们组织学生参加援绥抗战活动,带领学生上街宣传、讲演、募捐、义卖;组织学生参加声援上海“七君子”大会等。接着,民先队又发动队员充实已经建立的学联,并吸收学联中的进步学生入队。充实后的学联,由民先队员分别担任总务、宣传和组织工作,成为带领全市大中学生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半公开组织。1936年底,西安事变发生。成都民先队从收音机里得知张学良、杨虎诚发动“兵谏”的消息后,立即分析形势,讨论了事件的性质和应采取的行动,公开以学联的名义发表了对时局的《宣言》,支持张杨的八项主张。《宣言》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激发了民众的爱国热情。国民党省党部为之惊呼:“没有估计到成都共产党还有这么大的力量”。遂罗织罪名,进行追查。民先队组织的这次重大行动,推动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开始从秘密转向公开。七七事变后,民先队又站在斗争的前列,将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从公开逐渐推向了高潮。事变的当天下午,以民先队员为骨干的天明歌咏团宣布公开成立。成立大会后,全体人员打着天明歌咏团的横幅,手拿标语,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毕业歌》、《枪口对外》等救亡歌曲上街游行,支持芦沟桥守军奋起抗日,誓用血肉筑起新的长城。广大群众热血沸腾,同声歌唱,形成雄壮热烈的民族革命气氛。四川党组织重建后,在党的直接领导下,民先队率先成立了各种宣传队伍,深入市区、郊县,为坚持全面抗战的路线而奔走呼告,唤起民众。
  同时,民先队创办的救亡报刊,在促进成都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和高涨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民先队建立初期,在共产党员车耀先支持下,韩天石等主持创办了《活路》旬刊。《活路》遭国民党当局的迫害而停刊后,民先队支持车耀先出面创办了《大声》周刊。《大声》由车耀先任主编,但实际负责编辑的是民先队队委周海文和胡绩伟。民先队通过“社声”专栏来传达党的声音,指导和推动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民先队骨干也常以笔名在《大声》上发表文章,宣传抗日救亡,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全面抗战的路线。《大声》由于“消息可靠,言论正确”,被读者称为“代表大众意志的大声”,“震醒了四川青年的耳目”。国民党顽固派诬蔑《大声》是“反动刊物”,强行将其查封。《大声》更名为《大生》、《图存》,以后又还原为《大声》继续出刊。其“面目虽然不同,声音却是一样”,前后历时一年半,出刊61期,不仅发行全川,而且发行到云南、贵州等地,具有很大的影响。全面抗战爆发后,成都民先队组建了星芒通讯社,出版《星芒》周刊,由胡绩伟主编,向全川发行,广泛开展抗日救亡宣传鼓动工作;接着,创办了《抗日先锋》,宣传党的主张,动员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下投入伟大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这些报刊,大大振奋了民族精神,唤起大批爱国青年及民众涌入了抗日救亡运动的洪流之中。
  西安事变后,随着国内形势的变化,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普遍高涨,成都各界救亡团体纷纷建立。为联合各界抗日力量,在党的领导下组成抗日统一战线,成都民先队又做了大量的工作。早在西安事变前夕声援上海“七君子”的群众大会上,民先队就主动地和各界救亡骨干进行接触、串联。这以后,韩天石、周海文、康乃尔等人经常与各界救亡骨干秘密聚会。大家在一起交流成都和各地救亡情况,商讨筹建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的有关事宜。1937年3月,成都36个救亡团体在十方堂召开大会,宣布成立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民先队的韩天石、康乃尔、周海文和海燕社的侯泰阶、蒋慕岳被选入七人常委会。各救会实际上成为以民先队员和进步青年为核心的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各救会成立后,民先队以大学的队员为骨干,以原学联为基础,成立了学生救国联合会。同时,有民先队员组织和参加的妇女救国联合会、文化界救国联合会、工人救国联合会等团体也相继建立。这些救国会作为各救会的下属组织,在七人常委会的领导下,互相配合,发动和组织各界力量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五卅惨案12周年纪念日,各救会在成都中山公园公开集会。大会由学生救国联合会具体负责组织工作,民先队员彭文龙担任主席。会上响亮地喊出了“继承五卅的光荣,立刻对日抗战”的口号。由于民先队和其他进步组织、进步人士的努力推动,同时也由于抗战初期国民党对抗战的积极态度,成都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高涨,形成万众一心、团结抗战的大好局面。全面抗战爆发后,各救会与国民党省党部达成协议,原班人马进入四川省各界抗敌后援会。省抗虽然名义上属国民党省党部,但其领导权仍为民先队和进步力量所掌握。民先队利用这个合法组织,更广泛地团结和组织起抗日大军。8月2日,省抗发出通电,要求政府立即发动全民族对日抗战,并督促刘湘速率川军出川抗日。九一八纪念日,省抗举行了近十万人的大会,要求政府立即武装全国民众、彻底开放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彻底查清私货、严厉惩办卖国汉奸。会后,举行了长达数里的游行示威。抗战初期,成都是四川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成都地区团结抗战新局面的形成,大大促进了全川抗日救亡运动的蓬勃发展。
  成都民先队的历史作用,还在于她在斗争实践中培养了大批抗日救亡运动的骨干分子,从而为四川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奠定了基础,准备了干部。
  抗日救亡运动的蓬勃兴起和发展,使党的抗日主张日益深入人心,得到广大民众的拥护,从而为四川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奠定了思想基础。民先队在领导抗日救亡运动中,不断发展壮大,大批队员经受了斗争的锻炼,逐渐成为成熟的革命者。作为各条战线的救亡骨干,他们通过宣传群众、动员群众、组织和带领群众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加深了对党的抗日主张和方针政策的理解,同时,对党的性质、任务、奋斗目标有了认识,产生了加入党组织的愿望。这批救亡骨干为四川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奠定了重要的组织基础。为了将他们尽快吸收入党,韩天石、王广义作了很大的努力。1937年6月,他俩借实习参观机会到了上海,准备通过全国学联找党组织接上关系,但没有成功。后来经组织安排,韩天石向当时的山西省委书记彭真汇报了四川的情况,接受了彭真的指示。不久,全国学联将从上海转学到四川大学两名党员的组织关系交给韩天石。于是,韩天石等组成了4人党小组,领导成都民先队。然而,由于没能和上级党组织直接接上关系,他们仍不便吸收党员。
  1937年12月,邹风平、廖志高等奉党中央指示抵达成都,建立中共四川省工作委员会,恢复和重建四川党组织。邹风平与成都民先队四人党小组接上关系后,指示立即在民先队员中发展党员。当时,恢复和重建四川党组织的重点在成都地区,而成都地区的党员来源,主要有三部分:一是张曙时同志领导的。张曙时受党派遣在四川作上层统战工作,没有建党任务,由于工作需要也发展了一些党员,但数量很少;二是饶孟文同志领导的。他们是失掉关系的党员,以及自发成立中共成华特支后吸收的党员。省工委不承认成华特支,对其中人员经过个别审查后,合格的承认其党员身份;三是韩天石同志领导的四人党小组,以及从民先队员中吸收的新党员。这是重要部分,从而有力地充实了重建的党组织。由于民先队有纲领、有章程、有组织机构、有组织生活,她的许多队员都是救亡骨干,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具备了入党条件,因此,党组织重建后,民先队骨干成为第一批党员发展对象。并且一般队员入党后,只有三个月候补期,中队以上干部入党后没有候补期。到1938年5月,90%的民先队员都已被吸收入党,分别被编入所在单位或地区的党的基层组织,成为这些党组织重要组成力量。同时,大批民先队骨干入党后,先后成为成都地区各级党组织的负责干部,直接担负起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重任。党的省级“学委”和“青委”成立时,其负责干部来源,也主要是民先队骨干。另外,有的民先队骨干还被省工委派往宜宾、乐山等地,充实党的中心县委,为当地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贡献。
  
  (本文主要参考了四川省党史工委编《四川党史研究资料》、成都市党史工委编《成都党史资料通讯》、四川大学出版社《四川大学史稿》中有关成都民先队的资料。)
  (载自《抗日战争时期青年运动专题论文集》延边大学出版社1988年7月出版)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