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展览馆-中国共青团网
中国共青团网
团中央工作动态   |   独家特稿   |   专 题   |   各地团讯   |   图片频道   |   视频频道   |   青春人物 
 
  中国共青团网 >> 团史展览馆 >> 团史研究
历史照片
 
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团史研究
 
 
中原大地的救亡先锋——河南民先队
 
阎立强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7年04月14日
 

  1936年2月,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下简称民先)在北平成立。同年秋,民先发展到河南,省会开封成立了全省第一个民先组织。七·七事变后,河南各地的民先组织在党的领导下纷纷建立,迅速开展工作,团结爱国青年,将全省抗日救亡运动推向高潮,为河南的抗日斗争作出了显著贡献。1939年初,奉中共中央指示,河南民先停止了活动,其成员转入党组织或党领导下的其它抗日民主团体,战斗在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各条战线上。民先组织在河南虽然只存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但这两年正是中国革命由土地革命战争向民族解放战争转变的历史关头,民先组织作为中国共产党联结爱国青年的纽带,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中华民族的全面抗战作出了卓越贡献。


  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继吞并东北之后,又在华北策划新的阴谋,鼓动华北五省实行自治。面对日军的步步紧逼,国民党当局继续退让,一时间,亡国阴霾笼罩华北,半壁河山岌岌可危。在这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中国人民深深感到:妥协再无出路,只有奋起救亡。
  河南地处中原,为华北及东南对日前沿,重要内陆依托,既肩负着对抗日前沿的直接支援,又成为日军进一步侵占中国的首要目标,承受着空前的战争压力。唇亡齿寒,华北失守,中原焉附?
  中国共产党代表着全民族的利益,始终站在抗日斗争的最前列。1935年,中共中央发表了著名的《八一宣言》,呼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停止内战,抗日救国。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得到了人民和爱国青年的广泛拥护和响应。中共河南党团组织也十分重视反日救亡运动。九·一八事变后,党团省委多次发出通告、宣言和告群众书,揭露国民党的投降卖国政策,要求党团组织动员广大群众开展反日斗争。在党的号召下,广大爱国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旅行示威,查禁日货,进行反日宣传,还先后成立了学生“反帝大同盟”和“青年反帝同盟”等抗日团体,并发展了一批进步学生加入党团组织。1935年,河南党团组织遭受严重破坏,但河南共产党仍继续领导广大青年学生进行抗日反蒋斗争。共产党员郭晓棠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下,联络许昌各校进步师生,开展抗日活动,并将看到的外国报刊登载的《八一宣言》译成中文,广为散发,培养了一大批抗日青年。1936年7月,中共河南党组织刚恢复,就立即派人到开封等地开展革命活动,吸收进步学生杨伯笙、赵玉亭等人加入党组织,并成立了党支部,领导进步青年从事抗日反蒋斗争。这些党员为民先在河南创建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中共河南党团组织的辛勤工作,为民先的创建和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郁积在河南青年心中的抗日怒火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省会河南大学、水利专科学校、北仓女中、开封高中纷纷通电,抗议当局的暴行。12月下旬,开封30余校1.3万多名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并向省政府提出赴南京请愿的五项要求。当要求遭拒绝后,数千名学生愤怒地冲进火车站,冒雪卧轨4个昼夜。同时,焦作、洛阳、郑州、信阳等地学生也先后占领车站,卧轨要求晋京请愿,中断了平汉、陇海、津浦三大铁路干线的交通,迫使国民党当局派人答复请愿条件。这次运动规模之大,影响之深,在全国居于前列,使一大批进步青年学生得到了锻炼,成为以后河南青年运动的骨干,为河南民先的创建和发展作了组织准备。
  此时,国民党政府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疯狂镇压,极力阻挠广大爱国青年学生的抗日行动。1936年初,河南省教育厅下令各校取消期终考试,提前放假;接着又依照南京政府颁布的《教育部纠参八九七号令》和《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加紧对学生的控制和迫害。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有的被逐出校门,有的被警方传讯,有的身陷囹圄。4月22日,“开封学生救国联合会”发起组织“河南省学生救国会”,受到反动当局的武力镇压,24名学联代表全部被捕入狱,白色恐怖笼罩全省。河南年年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被迫转入地下,学生运动进入低潮。在此情形下,河南的进步青年迫切需要一个先进的革命组织,领导他们同反动势力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殊死的决战。于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抗日民主为奋斗日标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在创立后很短时间内就迅速发展到河南,并日益壮大,成为河南抗日救亡运动的一支重要力量。

 


  民先队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很快成为全国性的青年组织。1936年8月,北平民先总部派遣在总部工作的原开封师范学生魏伯回开封筹建民先组织。魏到开封后,遇到了河南籍的北平民先队员刘清源,两人一起活动,先后联系了河南大学、开封高中、女师等校进步学生胡德龙、杨伯笙、朱文昭、赵玉亭等人酝酿筹建民先组织。此后,开封学生与民先总部建立了联系,多次接到民先总部的“队报”和指示信件。①1936年10月,在民先总部派人筹建和多次信函联系的基础上,省会开封出现了河南省第一个民先组织。河南大学学生邓子健(邓拓)为开封民先负责人,开封成为全国31个有民先的城市和地区之一。1937年初,北平民先总部秘书长刘导生到开封巡视工作,正式组织了开封民先队总部,并进行明确分工,施于民任总务部长,朱文昭任组织部长,赵玉亭任宣传部长,姚肇平任训练部长,詹润生任队部秘书。开封民先队部成立后,工作进展很快,在很短时间内,各校先后建立了民先组织,队员总数约近百人。②各校民先在极端秘密状态下以小队为单位单独活动,由队部成员分工负责,互相之间不发生横的关系。
  1936年底至翌年春,漯河、洛阳、新乡、许昌、商丘、长葛等地相继建立了民先组织。
  1937年2月,全国民先总队部在北平成立,李昌任总队长,刘导生任总队秘书长。4月,刘导生按总队部指示到达河南开封,召集开封民先负责人,传达总部决定,在原开封民先队部的基础上正式组建了河南民先中心队部。之后,刘导生连夜赶往郑州,不久被特务逮捕。接着,特务冒充“郑州民先队”的代表,拿着从刘导生手中骗取的与开封民先组织的联系信,到开封找到民先中心队部负责人,探听到了开封民先组织的全部情况。没几天,中心队部的几个主要负责人先后被捕,部分学校的民先骨干受到传讯和搜查。刚刚成立的河南民先中心队部遭到严重破坏,各校民先也都停止了活动,大多数民先队员纷纷离开开封,分赴各地,有的赶往北平,有的到山西太原参加了薄一波主办的军政干部训练班。
  抗日战争爆发后,河南形势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广大爱国青年的救亡活动由秘密转为公开,民先组织也在开封恢复,并在全省普遍建立。七、八月间,由上海转往开封就读的民先队员吴祖贻恢复了河南大学的民先组织,重新发展了几十名队员。开封其它一些学校的民先组织也相继恢复。9月,中共河南省委委派王敬敏、冯纪新负责开封的民先工作,由冯纪新任民先大队长,队员发展到200多人。11月,中共河南省委鉴于上次开封民先遭敌破坏的教训,在“敌人又在注意这个恢复起来的组织”的情况下,决定将秘密状态的开封民先队解散,转为公开的合法组织,以团结一切抗日青年。建立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③
  1937年底到1938年春,日军继占平津后疯狂向内地进攻,河南危在旦夕。豫北、豫东等地数十所学校纷纷迁往南阳一带,平津等地大批学生也流入河南、信阳、南阳等地。一时,豫南成为流亡学生汇集的中心。以学生为主的河南民先组织也随之将工作中心转到了豫南。
  1937年底,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招收流亡徐州的各省青年3000余人,组织了“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1938年4月,青年军团迁往河南潢川,在青年军团中工作的中共党员及民先队员由山东党组织介绍给河南省委,接受中共豫东南工委、特委的具体领导。④1938年2月,中共豫东南工委指示:在青年军团中,积极秘密地发展党员和民先队员。在党的直接领导下,青年军团中的民先组织发展很快,成立了青年军团“民先队”。由中共党员陈兰征、王槐中(王希克)负责,陈兰征任队长。⑤到1938年4月,青年军团训练结束时,民先队员由刚到潢川时的不足10人发展到300多人。
  青年军团训练结束后,学员组成实习队分赴苏、鲁、豫、鄂、皖五省,主力则留在豫东南信阳、商城、潢川等八县,每县派驻一个实习队,在这八个实习队中,除光山、罗山两队外,中共党员和民先队员都是骨干力量,他们在各县积极进行抗日活动,发展民先组织,使豫东南民先遍及各县,商城、潢川还成立了县民先队队部。1938年6月20日,中共河南省委作出《关于豫东南工作的决定》,指示豫东南民先“转变为广泛的青年群众组织”,并“在民先中发展一批同志(半月内发展150名)。其余的民先使之转变为青年救国会。”8月,豫东南民先停止了活动,对符合条件的民先队员个别吸收入党,其余队员转入其它形式的抗日团体。
  1938年春,在迁往南阳、镇平、淅川、内乡等地的许多学校中,民先组织相继恢复和创建,他们领导学生进行抗日救亡活动,使豫西南地区成为青年抗日救亡的又一中心。随校回淅川的淅川籍学生王煜(王留影),联络刚回淅川尚未接上组织关系的共产党员宋藩舟,利用原有的民先关系,在开封师范秘密组织了民先组织,由宋藩舟任队长。他们在学生中秘密发展民先队员30余人,公开成立救亡团体,创办出售抗日书刊的暖流书店,团结了一大批进步青年。镇平学校的民先队员到达豫南后,在中共镇平中心县委的领导下,在各校发展了一批党员和民先队员,团结进步青年开展救亡活动,一部分民先队员还被输送到延安和其它抗日根据地。在南阳宛属平津同学会抗日活动的影响和推动下,南阳城内也建立了民先队的组织。
  1938年8月,国民党政府下令解散“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遭到了一些基层民先队的抵制。九、十月份,以民先河南省队部名义印发的小册子《民先概略》在豫南地区散发,叙述了民先队冲破国民党的残酷迫害、百折不回的发展历史,要求政府撤消解散民先队的命令。⑥10月30日,豫西南民先组织发布了《豫西南特区队部第一次工作决定》,要求“民先组织动员民众武装民众准备发动游击战争”,在没有民先的县份“按着各县的行政系统在各区联保,普遍地建立民先队部。”⑦1938年底,豫西南地委任命镇平中心县委青年部长王锡璋为豫西南民先总队长。
  1939年初,省委召开全省青年工作会议,传达和贯彻党中央关于解散民先的决定。到1939年夏,“民先转党”工作基本结束。至此,历时两年有余的河南民先终于以其光辉的业绩走完了艰难的征程,在青年运动的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河南民先在各个时期的活动,都是通过秘密状态的队员利用合法形式进行的。抗战前,河南只有开封等很少几个民先队,没有固定的机关,发展队员和进行活动都极端秘密,队员只有利用合法的学生自治会进行活动,组织歌咏队、演剧队走上街头,到广大人民群众中进行抗日宣传;创办各种形式的读书会,秘密传阅马列书籍及进步书刊,通过读书学习提高学生觉悟,壮大民先队伍。河大民先队员党及辰、王锡璋还公开组织时事讨论会,宣传抗日主张,同反动势力公开辩论,收到很好效果。此外,在声援绥远抗战、营救七君子出狱等活动中,民先队员都起到了先锋作用。
  抗战爆发后,民先组织冲破当局的束缚,由校内走上社会,一方面继续开展抗日宣传,一方面动员和组织广大青年投身到救亡运动的实际斗争中,在省会开封,民先组织十分活跃。河南大学由民先队员发起组织了“大众话剧团”和“怒吼歌咏队”等两个文艺团体,以话剧、歌咏的形式宣传抗日。北平、天津流亡学生组织的“平津流亡同学会”,其中很多人是共产党员和民先队员,他们联合各校进步力量努力工作,对省会开封的救亡运动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其主要负责人曲茹、吴祖贻、袁宝华都是民先的负责人。在九·一八事变纪念日,开封河南大学、平津流亡同学会的民先组织,发动河南大学等10余所学校的数千名学生,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游行之后,全体学生举行集会,决定成立开封学生农村救亡服务团。农村救亡服务团在各校民先领导下,深入各校学生中间开展活动,组织同学利用星期天下乡宣传,在市内演街头剧、活报剧,深受人民的欢迎。⑧此后,在河南大学以进步教授嵇文甫、范文澜等名义举办的“河南大学抗敌工作训练班”,以及由训练班学生组织的“河南大学抗敌工作训练班农村服务团”(后改名为“河南省战时教育工作促进团”)中,民先队员都成为这些团体的骨干,为河南救亡运动作了大量工作。同年12月,由开封民先转变而来的开封农村工作服务团500余人,响应中共河南省委号召,利用寒假,组成51个回乡工作团到各县工作并组织了3个剧团,深入乡村宣传,使这一组织成为全省性的青年救亡组织。到1938年底,回乡工作团以各种名义组织了74个救亡团体,会员发展到1.7万余人。这一成绩,是与开封民先早期培养的一大批优秀青年的参加分不开的。
  1938年春,河南民先活动转到豫南以后,河南民先组织接受中共河南省委及豫东东南、豫西南地方党组织的直接领导,继续在广大青年中从事抗日救亡活动。“青年军团”中的民先组织通过读书会、座谈会、新文化研究会等形式,介绍进步思想,通过个别串连、谈心,很快发展了一批民先队员,成为青年学员救亡活动的领导者。民先队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时间,运用戏剧、歌曲、绘画、板报等形式,在潢川等地的人民群众中进行抗日宣传,还组织一些大型的演讲会、报告会,使潢川的抗日气氛空前高涨。在潢川庆祝台儿庄战役胜利的祝捷大会上,群情激奋,“青年军团学员赵敏(民先队员)作了悲壮的演说”。⑨
  豫东南八县民先队员在抗日救亡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与当地的党员及进步青年结合起来,迅速建立了各县的“民先”队部,并发展了一批民先队员,使豫东南八县的救亡运动进入了高潮。在八县实习队中的中共党员及民先队贝的努力下,豫东南8县有6县建立了我党的县级组织。
  豫西南地区的“民先”工作,主要是在迁往镇平、内乡、淅川等地的学校中进行的。他们组织广大青年学生以散发传单、出壁报、组织读书会、时事座谈会等形式进行抗日活动,成立公开的抗日救亡团体,把一大批进步青年团结在党组织及民先队周围。到日军逼近豫南地区时,民先把工作重心转为“动员群众武装准备游击战争”。豫西南民先还派送了一批民先队员投笔从戎,到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直接参加对日作战。

 


  河南民先自始至终站在救亡运动的最前列,成为中原大地的救亡先锋。一二·九运动后,河南学生运动在反动当局的高压之下,转入低潮,是民先组织首先打破了这一沉闷局面,使河南青年救亡运动又趋高涨。七·七事变后,又是以民先队员为主,成立了各种公开的抗日团体,使全省救亡运动进入了一个新高潮。民先在豫南活动期间,更是站在斗争的前沿,团结、争取了一大批进步青年,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
  河南民先起到了党和广大爱国青年联系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河南民先组织是在党的影响下建立的,而且始终接受党的领导,带领广大青年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培养出了一大批青年运动的骨干。这些骨干经过党组织的培养和教育,大多数都加入了党的组织,为党输送了新鲜血液,也使进步青年能够通过民先组织感受到党的关怀,加深了青年与党组织的密切关系。
  河南民先为全民族抗战培养了大批人才。由河南民先培养出的民先队员,先后被输送到抗战的各条战线,成为对敌斗争的骨干。1937年5月,开封民先遭受破坏时,一部分队员到山西太原参加了薄一波领导的抗日军政训练班。同年秋,开封民先的30多名队员通过设在太原的民先总部,到华北抗日根据地参加敌对斗争。河南大学还几次推选优秀队员去革命圣地延安。可见,河南民先组织不仅是青年运动的先锋,还是培养抗日战士的大学校。
  总之,河南的民先组织为河南的抗日救亡运动,为实现全民族抗战作出了重大贡献,创造了不可磨灭的业绩。

  (载自《中国青年抗日救亡运动论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出版)
  注释:
  ①②据朱文昭回忆。
  ③黄冈(朱理治)《河南的工作报告》,1938年1月3日。
  ④⑤《抗敌青年军团在潢川》。
  ⑥⑦《民先概略》。
  ⑧王锡璋回忆录,《河南党史研究》1987年第5期。
  ⑨《新华日报》1938年4月14日。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